城市站点
> 庄子素解 第十三章 山木
详细内容

庄子素解 第十三章 山木

时间:2023-02-02     人气:8760     来源:佛山资讯网     作者:陈书增注解
概述:【原文】庄子行于山中,见大木枝叶盛茂,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问其故,曰:“无所可用。”庄子曰:“此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

1.养形存生

【原文】庄子行于山中,见大木枝叶盛茂,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问其故,曰:“无所可用。”庄子曰:“此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


【解释】庄子在山中行走,见到一棵大树,枝叶繁茂。伐木的人纷纷在大树旁停步观望,都没有想去砍伐。


庄子就问伐木的人为何不去砍伐。伐木人回答道:“没有什么用处的。”


庄子说道:“这棵大树正是由于没有用处,不能具备好木的材质,所以能够享尽天年。”


2.杀不鸣者

【原文】夫子出于山,舍于故人之家。故人喜,命竖子杀雁而烹之。竖子请曰:“其一能鸣,其一不能鸣,请奚杀?”主人曰:“杀不能鸣者。”


【解释】庄子走出山,在朋友家中休息。朋友见到庄子很欢喜,就让童仆杀鹅而烹煮,款待庄子。


童仆问道:“有一只鹅鸣叫,另外一只鹅不鸣叫,请问杀哪一只好呢?”


主人回答道:“杀那只不鸣叫的鹅。”为什么主人会这么说呢?


3.道德之乡

【原文】明日,弟子问于庄子曰:“昨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今主人之雁,以不材死。先生将何处?”庄子笑曰:“周将处乎材与不材之间。材与不材之间,似之而非也,故未免乎累。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则不然,无誉无訾,一龙一蛇,与时俱化,而无肯专为;一上一下,以和为量,浮游乎万物之祖,物物而不物于物,则胡可得而累邪!此神农、黄帝之法则也。若夫万物之情,人伦之传,则不然。合则离,成则毁;廉则挫,尊则议,有为则亏,贤则谋,不肖则欺。胡可得而必乎哉!悲夫!弟子志之,其唯道德之乡乎!”


【解释】第二天,弟子问庄子道:“昨天山里的大树,因为不能成为良材而能够享尽天年。今天主人的鹅,却因为不能鸣叫就死去了,也是由于不材而死去的。先生假如说是你,你会选择不材呢,还是有材呢?”


庄子笑着回答道:“庄周我啊,将处于材和不材之间。”看来庄子太狡猾了,如此回答。我们赶紧听听他有何高论。


庄子又说道:“处于材和不材之间,似乎符合于大道,实则并非符合的,所以还未免会受到牵累。”不能执着于左,不能执着于右,也不能执着于中。不能执着于长线,不能执着于短线,也不能执着于中线。


庄子又说道:“如果能够顺应大道而逍遥浮游于道德之乡则不然。已经无有赞誉,也有无有诋毁(訾)。时而如同龙一样,时而如同蛇一样,时隐时现,变化莫测。世人呼之以牛,以牛应之。呼之以马,以马应之。不会专门执着,自恃其为。”


庄子又说道:“得道的人如同龙,时隐时现,一上一下。上则通达于道,下则通达于器世界。上则出世,下则入世。上则为龙,下则化为蛇。以和顺天地万物为准则,和光同尘,游于天地万物之间。逍遥游于万物未生之前。主宰万物而不被外物所奴役,则如何会受外物所系累呢!”


庄子又说道:“这是神农氏、黄帝的法则。”两位圣人都为得道的高人。神农氏留下《本草经》,而黄帝留下《黄帝内经》。


庄子又说道:“对于万物之情,人情变化就不是如此了。”人的自性本心是不被外物所牵累的,可是本心分出七情六欲,就有变化了。


庄子又说道:“万物的实情是如何的呢?有会合,就有分离。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社稷也是如此。有成功就会有毁败。”今天不材的,明天也许就是材,就有了祸害。


庄子又说道:“太过于廉洁的,就会遭受挫折。太过于有棱角的,就会被挫掉了。处于尊贵的高位,必然会被人非议。处于上位的人,必然会被人所非议。”


庄子又说道:“如果刻意有为,则必然会遭受亏损。”对于炒股而言,如果刻意有为频繁操作,必然遭受不必要的损失。需要无为而治。短线频繁操作,九死一生。


庄子又说道:“如果贤德,就会遭人谋算。”岳飞贤德,所以被秦桧谋算。贤德如同大树,是栋梁之材,必然会容易遭人嫉妒。


庄子又说道:“如果不够贤德就会被人欺凌。”所以不管是贤德还是不贤德,都不好。不管是有材,还是不材,也都不好,处于中间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


庄子又说道:“如何能够免于祸患呢!真是可悲啊!弟子请务必记住,只有道德之乡才能免于忧患啊!”处于材和不材之间并不会免于忧患。


4.皮为之灾

【原文】市南宜僚见鲁侯,鲁侯有忧色。市南子曰:“君有忧色,何也?”鲁侯曰:“吾学先王之道,修先君之业;吾敬鬼尊贤,亲而行之,无须臾离居;然不免于患,吾是以忧。”


市南子曰:“君之除患之术浅矣!夫丰狐文豹,栖于山林,伏于岩穴,静也;夜行昼居,戒也;虽饥渴隐约,犹且胥疏于江湖之上而求食焉,定也;然且不免于罔罗机辟之患。是何罪之有哉?其皮为之灾也。今鲁国独非君之皮邪?吾愿君刳形去皮,洒心去欲,而游于无人之野。南越有邑焉,名为建德之国。其民愚而朴,少私而寡欲;知作而不知藏,与而不求其报;不知义之所适,不知礼之所将;猖狂妄行,乃蹈乎大方;其生可乐,其死可葬。吾愿君去国捐俗,与道相辅而行。”


君曰:“彼其道远而险,又有江山,我无舟车,奈何?”市南子曰:“君无形倨,无留居,以为君车。”君曰:“彼其道幽远而无人,吾谁与为邻?吾无粮,我无食,安得而至焉?”


【解释】居住在市南名字叫宜僚的人拜见鲁侯。看到鲁侯面有忧色。南子问道:“君主为何面带忧色呢?”


鲁侯回答道:“我虽然学习效法先王之道,继续先君主的遗命。我敬鬼神而尊重贤德的人才,亲力亲为,一点功夫都不敢耽搁怠慢。然而却不能免于忧患,所以我就感到忧虑了。”


南子说道:“君主你消除忧患的方法太过于浅陋了!”听听他有何高见。


南子又说道:“丰美的狐狸,有文采的豹子,虽然栖息于山林之中,隐藏于岩石洞穴之中,不敢轻举妄动,能够处于静定。白天隐藏起来不动,夜晚出来活动,这是持戒。虽然饥渴困乏(隐约),但还是远(胥疏)去江湖之上去求食,这是定。然而却不免于被捕捉鸟兽的机械(罔罗机辟)所伤害。它们又有什么罪过呢?是由于身上的皮所带来的灾难的。”


南子又说道:“现在鲁国难道不就相当于君主你美丽而珍贵的皮毛吗?我愿意帮君主你刮形去掉皮毛,洗心而去除物欲,而逍遥游于无人的大道之乡野。”前面讲道德之乡无有忧患。


南子又说道:“遥远的南方有个城镇,名字叫建德之国。国内的百姓愚钝而纯朴,少有私心而清心寡欲。光知道劳作而不知收藏,光知道给予而不知道回报。不知怎么样做才能符合义,不知道怎么样做菜符合礼。虽然随心所欲,任意而行,却能够行走于大方之道。生的时候过得快乐,而死后有安定的地方安葬。生死都有安身之所。我但愿君主你去除你的国家,如同去除毛皮,捐弃世间俗务,与大道相依而行。”


鲁候听了就问道:“怎奈何那个地方太过于遥远,路途艰险,又有江河、大山阻隔,我没有船和车,如何去得了呢?”


南子回答道:“君主你只要形态不傲慢,就会圆转,傲慢为一毒;如果对外物没有留滞,不会留恋于物欲,就可以走动起来了,这就为君主你准备好车了。”佛陀带着僧团在河边走的时候,看到河中漂浮着一些东西。他给弟子们说法,假如这些东西在中间不被绿洲搁浅,不被人捡起,总有一天会流到大海的。


鲁候又问道:“你所说的那个地方幽深而远,我到了那里和谁当邻居呢?我没有粮食吃,又怎么能够到那里呢?”大道幽深而远,似乎极其遥远,但是大道丝毫不离我们左右。得道的资粮是什么呢?


5.虚船无害

【原文】市南子曰:“少君之费,寡君之欲,虽无粮而乃足。君其涉于江而浮于海,望之而不见其崖,愈往而不知其所穷。送君者皆自崖而反,君自此远矣!故有人者累,见有于人者忧。故尧非有人,非见有于人也。吾愿去君之累,除君之忧,而独与道游于大莫之国。方舟而济于河,有虚船来触舟,虽有惼心之人不怒,有一人在其上,则呼张歙之,一呼而不闻,再呼而不闻,于是三呼邪,则必以恶声随之。向也不怒而今也怒,向也虚而今也实。人能虚己以游世,其孰能害之!”


【解释】南子说道:“减少君主你的费用,君主你清心寡欲,虽然没有粮食而已经有足够的资粮了。”在上位的人清心寡欲,下位必定效法,百姓就不会税负太重。清心寡欲就是修道的资粮。


南子又说道:“君主你涉江而过海,虽然远望,可是看不见对岸。越往前走,越不知道哪里是穷尽,哪里是尽头。送别君主的人从岸边返回,君主你从此就远在大道上了!”求道实则莫向外求,并不是走得越远就知道得越多。足不出户,可知天下事。只需要反求诸己,自性本心就是到。佛家说从此岸渡到彼岸。如果能够顿悟而得道,当下即到彼岸。


南子又说道:“所以说,有国的人为国所累,有国就有人,有人的人为人所牵累。被人役使得人,就有忧虑了。”


南子又说道:“所以说,尧没有国家之累,把帝位禅让给了舜;尧帝不轻易使用民力,所以百姓似乎感觉不到帝王的存在。”尧帝的时候,有一位老人唱道,帝力与我何加焉。在老人看来,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幸福的日子只是自己劳作所得,并非帝王所给。


南子又说道:“我愿意去除君主你的牵累,去除君主你的忧患,而独自与大道逍遥游于广大的国度。”大莫之国实则是道德之乡。


南子又说道:“一条船刚要渡河,另外有一条空船撞上了。虽然有急性子的人(惼心之人)在船上,但是也不会感觉愤怒。”因为对面来的是空船,没有人如何能够动怒呢?


南子又说道:“假如空船上有一个人,则急性子的人就会喊赶紧撑开,赶紧收拢靠岸(歙)。如果一次喊叫对方听不见,第二次喊叫再听不见,第三次再喊,必然会恶语相向了。”


南子又说道:“之前不会动怒而现在动怒,之前是空船无人,而现在实船有人。人如果能够如同空船一样,把自己空虚以逍遥游于世上,又有谁能够加害呢!”


6.毫毛不挫

【原文】北宫奢为卫灵公赋敛以为钟,为坛乎郭门之外,三月而成上下之县。王子庆忌见而问焉,曰:“子何术之设?”


奢曰:“一之间,无敢设也。奢闻之,‘既雕既琢,复归于朴’,侗乎其无识,傥乎其怠疑;萃乎芒乎,其送往而迎来;来者勿禁,往者勿止;从其强梁。随其曲傅,因其自穷,故朝夕赋敛而毫毛不挫,而况有大涂者乎!”


【解释】北宫奢帮卫灵公敛百姓之财,制作编钟。他在城门外筑坛祭祀,因为在制作编钟之前必须要先祭祀。三个月后,就建成了上下两层钟架。


王子庆忌(吴王僚的儿子)见到就问道:“你有何法术设坛呢?”


北宫奢回答道:“一心只是在于编钟之间,不再另外有什么设的。我听闻一句话:‘雕琢已经失去本性了,复原就会归于本性,归于纯朴了’”。


北宫奢又说道:“我铸造编钟,无知无识,不会想着有什么功劳,只是一心在编钟上;”侗,无知无识的样子。


北宫奢又说道:“似乎无心样子,似乎很懈怠无所事事,似乎有疑问犹豫不决,不知道去做什么。”傥,无心的样子。铸造编钟无为而治。


北宫奢又说道:“来捐献铸造编钟的人很多,迎来送往,无法辨认是谁捐献的,谁捐献了多少。”萃,聚集,形容人多。芒,茫然,无法辨认。


北宫奢又说道:“爱来就来,来的人不会禁止;爱走就走,走的人也不会阻止。”


北宫奢又说道:“强横不讲理的,也自随其便,只是让来者尽力而为,而不会令其不堪重负。”


北宫奢又说道:“所以虽然早晚不断地募捐和敛财,而丝毫都不会挫伤募捐的人们,而更何况是怀有大道者办事呢!”怀有大道的人办事,百姓乐推而不会厌烦。虽然在上位,可是百姓不会以之为重。


7.燕子之道

【原文】孔子围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大公任往吊之曰:“子几死乎?”曰:“然”。“子恶死乎?”曰:“然。”任曰:“予尝言不死之道。东海有鸟焉,其名曰意怠。其为鸟也,翂翂翐翐,而似无能;引援而飞,迫胁而栖,进不敢为前,退不敢为后;食不敢先尝,必取其绪。是故其行列不斥,而外人卒不得害,是以免于患。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子其意者饰知以惊愚,修身以明污,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故不免也。昔吾闻之大成之人曰:‘自伐者无功,功成者堕,名成者亏。’孰能去功与名而还与众人!道流而不明居,得行而不名处;纯纯常常,乃比于狂;削迹捐势,不为功名。是故无责于人,人亦无责焉。至人不闻,子何喜哉?”


孔子曰:“善哉!”辞其交游,去其弟子,逃于大泽;衣裘褐,食杼栗;入兽不乱群,入鸟不乱行。鸟兽不恶,而况人乎!


【解释】孔子被围困于陈蔡之间,在陈国和蔡国之间,七天都不能生火吃饭。大公任这个人前往慰问孔子,他问道:“你是不是几乎要饿死了?处境如此凶险,处于死地了。”


孔子回答道:“是的。”大公任又问道:“你厌恶死去吗?”孔子回答道:“是的。”


大公任又说道:“我尝试给你讲讲不死之道。东海有一种鸟,名字叫意怠,也就是燕子。燕子这种鸟,飞起来特别迟缓,似乎不能高飞的样子(翂翂翐翐)。飞得很慢,似乎不能飞翔。”


大公任又说道:“起飞必然会援引别的燕子一起同伴而飞;停下来不敢单独栖息,必然挤在一堆燕子中,胁部互相都碰到一起了。”虽然处于南方,经常家中有燕子窝,却从未观察如此仔细。


大公任又说道:“燕子飞行的时候,进不敢飞到最前面,退却不敢处于最后。”世人为了名利争先恐后,燕子却如同怀道的高人,不敢为天下先。


大公任又说道:“燕子吃东西的时候,不敢先尝,必然会取其它鸟儿吃剩下的食物。”


大公任又说道:“所以燕子在行列之中不会互相排斥,爱集体行动,而外人终究不能伤害燕子,所以就免于忧患了。”燕子不爱显露自己的才能,所以能够免于祸患。如果像孔子这样,太过于锋芒毕露,就会危险了。


大公任又说道:“所以说,笔直的树木必然会先遭受砍伐,前面所说的无用的大树却能够享尽天年。一口井如果有甘甜的井水,必然会先枯竭。”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大公任又说道:“你或许卖弄聪明,粉饰自己的智巧而惊吓愚钝的人;刻意修身自好而显示别人的污浊;似乎明亮的样子,就好像是举着日月而行走。所以不能免于忧患的。”


大公任又说道:“昔日我曾经从修道有大成的人那里听说过一句话:‘爱自夸的人无功劳;功成而不知道隐退的人,必然会遭受毁败;声名显赫的人,如果不能身退,必然会遭受损伤。’”《道德经》中讲,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


大公任又说道:“又有谁能够去除功名而返回到众人当中呢!如同燕子那样,不敢为天下先。”范蠡在功成名就之后,能够隐退,是真丈夫!


大公任又说道:“大道流布,无处不在,可是不会明白显示自己的存在。虽然在万物之中都存在大道的形迹,可是大道却不自居。圣人富有盛德,行于天下,可是却不以仁德自居。”


大公任又说道:“圣人心地纯真,一切似平平常常,所谓平常心是道。然而却被世人误以为狂人。”王阳明先生一开始出来弘扬心学,被世人排挤。


大公任又说道:“削除自己的形迹,不想被人所知,不求闻达于诸侯。捐弃所有的权势,不被权势所系累。圣人不为功名。”


大公任又说道:“所以说,不会责求于他人,他人也不会责求于自己。至德的人不求闻达,而你为何却以闻达为喜呢?”《道德经》中讲,是以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


孔子回答道:“善哉!”孔子对大公任所说的这番话非常的赞许。于是孔子就辞去故交好友,离开弟子们,逃避于山泽旷野之中。穿着粗衣,靠采食橡子(杼)和板栗充饥。孔子走入野兽群中,野兽不乱,不会受到惊吓。走入鸟群中,鸟群的行列不会散乱。鸟兽不会厌恶,更何况是人呢!


8.以天属也

【原文】孔子问子桑雽曰:“吾再逐于鲁,伐树于宋,削迹于卫,穷于商周,围于陈蔡之间。吾犯此数患,亲交益疏,徒友益散,何与?”


子桑雽曰:“子独不闻假人之亡与?林回弃千金之璧,负赤子而趋。或曰:‘为其布与?赤子之布寡矣;为其累与?赤子之累多矣。弃千金之璧,负赤子而趋,何也?’林回曰:‘彼以利合,此以天属也。’夫以利合者,迫穷祸患害相弃也。以天属者,迫穷祸患害相收也。夫相收之与相弃亦远矣。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彼无故以合者,则无故以离。”孔子曰:“敬闻命矣!”徐行翔佯而归,绝学捐书,弟子无挹于前,其爱益加进。


异日,桑雽又曰:“舜之将死,真泠禹曰:‘汝戒之哉!形莫若缘,情莫若率。缘则不离,率则不劳;不离不劳,则不求文以待形。不求文以待形,固不待物。’”


【解释】孔子问子桑雽道:“我再次被驱逐出鲁国,在宋国大树下讲学而大树被砍伐,绝迹于卫国,在商、周之地穷困潦倒,在陈蔡之间被围困。我遭遇如此多的忧患,亲朋越发疏远,弟子故交更加离散,这是为什么呢?”孔子当大司寇后,第二次被驱逐出鲁国,开始了长达十四年的周游列国的游历生涯。


子桑雽回答道:“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假国人逃亡的事情吗?”假国是一个国家名字。


子桑雽又说道:“林回是假国逃亡的百姓,他抛弃了价值千金的玉璧,却背负着自己的婴儿逃跑。”林回此人必定是慈爱之人。


子桑雽又说道:“有人就问道:‘难道你是为了钱财吗?婴儿所值的钱太少了。难道你是怕被拖累吗?玉璧不会有多少拖累而价值千金,婴儿的拖累就多得多了。你为何抛弃价值千金的玉璧,而唯独背负着婴儿逃跑呢?这是为何呢?’”


子桑雽又说道:“林回听了就回答道:‘我与玉璧只是以利益相互连接,而我与婴儿是以天性相连。’”正所谓父子连心。有亲近关系的人,会有心灵感应现象。


子桑雽又说道:“如果是以利益相互连接的,当迫近穷困、灾祸、忧患和伤害的时候,就会相互抛弃了。”如果以利益交友,就不长久。


子桑雽又说道:“如果以天性连接,虽然迫近穷困、灾祸、忧患和伤害,也会相互收容。”


子桑雽又说道:“所以,相互收容和相互抛弃相差是很远的。君子之交是天性之交如同清水那么淡,但是遇见危难却不会被抛弃;小人之交为利益之交,虽然甜美如甜酒,但是遇见危难却会被抛弃。”


子桑雽又说道:“君子之交虽然清淡,却很亲密;小人之交虽然甘甜,却很绝情。”


子桑雽又说道:“所以说,无缘无故地结合,也会无缘无故地离散。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


孔子听了就说道:“我恭敬地听闻你的教诲!”孔子特别的谦卑。孔子缓慢自得(翔佯)地归来。孔子停止学业了,正所谓绝学无忧。为学日益,为道日损。学得越多,知见越多,而离道越远,所以孔子绝学。张载讲,继往圣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五百年前的明代是圣贤辈出的年代,当时出现了王阳明、陈白沙、湛若水和张景岳等圣贤,如今五百年后也是如此。孔子捐弃书籍,不再受限于书本了。


弟子们虽然不需要再作揖于面前,但是弟子们对孔子的敬爱更加深厚了。孔子和弟子们以天性相互连接,而不是以利益相互连接。


有一天,子桑雽又说道:“舜将要死去的时候,教导大禹道:‘你应当要警惕啊!形体的结合莫如相信缘分,感情的结合莫如天真直率。如果能够顺应自然,而相信缘分,就不会背离。如果天真直率,就不会劳累。对待感情,如果不天真直率,刻意为之,刻意讨好,如此就疲劳了,不会长久。”当然舜教导大禹不是谈男女感情,而是与臣子百姓相处之道,治国安邦之道。


子桑雽又说道:“不背离和不疲劳,如此就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不会觉得疲惫。如此就不会刻意求繁文缛节来对待形体,不会以利益对待形体。如果不求繁文缛节于形体,就不会对外人、外物有所期求了。”不责求于人,则不被人所责。孔子虽然亲朋疏远,可是不要责求于人。亲朋如果以利益结合,遇见危难就会背离。如果以天性结合,遇见危难就不会分离。孔子与子路、颜回这些弟子们以天性结合,所以遇见危难,没有背离。


9.生不逢时

【原文】庄子衣大布而补之,正緳系履而过魏王。魏王曰:“何先生之惫邪?”庄子曰:“贫也,非惫也。士有道德不能行,惫也;衣弊履穿,贫也,非惫也;此所谓非遭时也。王独不见夫腾猿乎?其得柟梓豫章也,揽蔓其枝而王长其间,虽羿、蓬蒙不能眄睨也。及其得柘棘枳枸之间也,危行侧视,振动悼慄;此筋骨非有加急而不柔也,处势不便,未足以逞其能也。今处昏上乱相之间,而欲无惫,奚可得邪?此比干之见剖心,征也夫!”


【解释】庄子身穿缝补过的粗布衣服,脚穿用麻绳捆扎的破鞋走过魏王的身边。正緳,麻束。系履,捆扎破鞋。庄子的形象似乎活灵活现在我们面前了。


魏王问道:“为何先生如此困乏呢?”庄子并非没有机会出去做官,而是不愿意出仕。


庄子回答道:“我只是贫困罢了,并非困乏的。士人假如有道德却不能真正去实行,这是真正的困乏。衣服穿破了,鞋子有洞,这只是贫困罢了,不是困乏。这只是生不逢时罢了。”


庄子又说道:“魏王难道没有见过跳跃的猿猴吗?它们生活在柟、梓、豫和章等高大乔木的树林里。在深山密林当中攀援如藤蔓似的树枝,自由自在翻腾跳跃,在里面称王称长,称孤道寡。”


庄子又说道:“即使是后羿、蓬蒙(后羿弟子)这样的神射手,猿猴都不会斜眼(眄睨)看一下。”把魏王比喻成猿猴了,庄子自己倒是成了神射手。


庄子又说道:“等到猿猴跑到柘、棘、枳和枸等有刺的灌木丛中的时候,小心地行动,还侧着眼睛观察,战战兢兢的样子,内心战力恐惧发抖。”


庄子又说道:“猿猴的筋骨并非被绳子捆绑而不灵活,只是所处的形势不便利罢了。未能足以施展其本有的良知良能罢了。”


庄子又说道:“当今处在君昏臣乱的乱世之中,如果想不困乏,如何能够得到呢?比干因为劝谏而被剖心,这不就已经证明了嘛!”


10.陈蔡之间

【原文】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左据槁木,右击槁枝,而歌猋氏之风,有其具而无其数,有其声而无宫角,木声与人声,犁然有当于人之心。


颜回端拱还目而窥之。仲尼恐其广己而造大也,爱己而造哀也,曰:“回,无受天损易,无受人益难。无始而非卒也,人与天一也。夫今之歌者其谁乎?”


【解释】孔子被穷困于陈国和蔡国之间,整整七天不能生火做饭吃。左手依靠着枯树,右手敲击着枯树枝。估计已经饿得有气无力了,七天七夜断粮,可想而知处境有多凶险了。孔子嘴里吟唱着神农氏(猋氏)的歌曲。由此可知,孔子对神农氏圣王的时代多么地向往。


虽然有打击的乐器(枯树枝),可是却没有什么节奏感可言了;虽然能够听到歌声,但是有气无力的样子,已经没有音律了。


敲打枯木的声音,人歌唱的歌声,听得清楚分明,很恰如其分地表达了歌者的心情。


颜回端正拱手而立,由于对孔子特别敬重,头不敢随便乱转动,只是眼睛在那里打转而偷偷看一下师父。颜回的形象描绘得很生动了。


孔子担心自己的爱徒颜回由于尊崇他而把他夸得特别伟大;由于敬爱老师而过于悲哀。


孔子说道:“颜回啊,不受上天的损害容易,只要积德从善就可以了;可是如果不受人的利益这就难了。”孔子周游列国,虽然被人聘以重金,如果不能推行先王之道,他也不会接受的。


孔子又说道:“生死有命,无始无终,天人是一体的。天地万物本来同为一体。在你面前歌唱的这个人,又是谁呢?”遇见此危难,面对生死考验,孔子安慰颜回并趁机明无我之理。禅宗有个著名公案,经常让弟子们猜我生之前的真实面目,到底我是谁?


11.无受天损

【原文】回曰:“敢问无受天损易。”仲尼曰:“饥渴寒暑,穷桎不行,天地之行也,运物之泄也,言与之偕逝之谓也。为人臣者,不敢去之。执臣之道犹若是,而况乎所以待天乎!”


【解释】颜回问道:“敢问先生,不受上天的损害容易,这是什么意思呢?”


孔子回答道:“人遇见饥渴寒暑,穷困桎梏而不能通达,这是天地运行,万物消长的必然结果。人只能顺着大势一起变化罢了。”天人是合一的,天有不通的时候,人也有不通的时候。如果天道不通,人道也是不通的,顺势而为罢了,就不会被天道所损害。如果生不逢时,就及时隐退。


孔子回答道:“可是身为人臣就不同了,做人难啊,不敢轻易舍去。为臣之道尚且如此,而更何况是对待天道呢!”对待天道就要忠于天道,不敢须臾背离天道。后面会讲到燕子由于鸟巢在人间,不得不飞入人间;臣子也是如此,百姓在人间,不得不入世。如果天道令我暂时穷困,就安然处之,等待天时。


12.无受人益

【原文】“何谓无受人益难?”仲尼曰:“始用四达,爵禄并至而不穷,物之所利,乃非己也,吾命其在外者也。君子不为盗,贤人不为窃。吾若取之,何哉!故曰,鸟莫知于鷾鸸,目之所不宜处,不给视,虽落其实,弃之而走。其畏人也,而袭诸人间,社稷存焉尔。”


【解释】颜回又问道:“什么是不接受别人的利益难呢?”


孔子回答道:“初被任用的时候,办什么事都特别顺利,爵位和俸禄一起到了,简直应接不暇。外来的利益,并非本来就是自己的,这些都是身外之物罢了。只是由于此时是我的命中有的罢了,外来的缘分和机遇加给我的。”人的一辈子说长也长,说短也短。有时通达的时候,什么都顺风顺水,有时困厄的时候,什么都不通。


孔子又说道:“君子不会为盗贼,贤人不会为窃贼之事。如果我拿了爵位和俸禄,不能推行先王之道,又和盗贼有什么区别呢?”这也就是孔子为什么不轻易接受别人利益的缘故,也是今天处于困境的根本原因。


孔子又说道:“所以说,鸟当中最有智慧的莫如燕子(鷾鸸)了,看见不适宜栖息的地方,不会再回头看第二眼。虽然掉落食物了,也不管不顾飞走了。”


孔子又说道:“燕子很害怕人,而却飞入人居住的地方,由于鸟巢在屋子里,不得不飞入。由于幼儿在鸟巢里,不得不去喂养。怀道的人也害怕人,害怕世间的凶险,然而不得不飞入寻常百姓家,不得不进入社稷之中。这是由于无数的百姓如同嗷嗷待哺的鸟儿,等待圣人挽救。”圣人可以逍遥游于世外,然而不得不入世。人人都有这个形体,如同燕子的鸟巢。人的形体是心灵的家园,不得不飞入世间罢了。


13.无始无终

【原文】“何谓无始而非卒?”仲尼曰:“化其万物而不知其禅之者,焉知其所终?焉知其所始?正而待之而已耳。”


【解释】颜回又问道:“什么是无始无终呢?”


孔子回答道:“万物变化自然更迭罢了,根本不知道下一个会变成什么。”禅,就是继。禅让,尧帝禅让帝位给舜帝。一物化为尘土,又不知下一个继续的是什么。人身为一国,心为君主,五官对应百官。一国之君主禅让,人身如同禅让,回归于尘土,下一个不知变成什么了。


孔子又说道:“哪里知道什么是终点,什么是起点呢?终点中有起点,起点中有终点。我只能守正,符合于天道,等待天时罢了。”天道有时闭塞,有时通达,人道也是如此。


14.天与人一

【原文】“何谓人与天一邪?”仲尼曰:“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人之不能有天,性也,圣人晏然体逝而终矣!”


【解释】颜回又问道:“什么是天人合一呢?”


孔子回答道:“人为万物之灵,之所以有人,这是天道所生。天覆地载,之所以有天,这也是天道所生。人之所以不能天真无邪,不能恢复本有的天性,不能恢复自性本心,不能恢复良知良能,这都是由于自性本心被物欲所遮蔽罢了。只有圣人能够安然(晏然)地体证天人合一,随顺天道的变化而变化!”天道通达,就随着天道通达;天道闭塞,也就随着天道闭塞,等待天时,不会怨天尤人。当然并不是不去作为,还是顺着天道而有所为,有所不为。


15.二类相召

【原文】庄周游于雕陵之樊,睹一异鹊自南方来者,翼广七尺,目大运寸,感周之颡而集于栗林。庄周曰:“此何鸟哉,翼殷不逝,目大不睹?”蹇裳躩步,执弹而留之。睹一蝉,方得美荫而忘其身,螳螂执翳而搏之,见得而忘其形;异鹊从而利之,见利而忘其真。庄周怵然曰:“噫!物固相累,二类相召也!”捐弹而反走,虞人逐而谇之。


【解释】庄子在雕陵的园圃(樊)栗树林里游玩,看到一只从南方飞来奇异的鹊鸟。这只鸟非常的大,翅膀展开足足有七尺那么宽广,眼睛瞪大起来有一寸那么大。


刚好从庄子我的额头(颡)前面飞过,而飞入栗树林之中。


庄子说道:“这到底是什么鸟呢?翅膀如此广大,却不知道飞得远一些;眼睛如此大,却好像看不见东西一样?还差点撞上我了。”


庄子提起衣裳(蹇裳,古人穿宽大而长的衣服,在树林里行走,提起衣裳方便点)并快步(躩步)跟上去,拿着弹弓伺机打这个鸟。


庄子这时看到一只蝉,因为得到浓密树荫遮蔽而忘记自身的安危了。


一只螳螂刚好凭着树叶的遮蔽(翳),而伺机捕杀蝉。螳螂因为太专注于捕蝉,而忘记了自己形体的安危。


那只鸟见到螳螂可以食用,以之为利,见利益而忘其自然本性。


庄子惊恐警惕的样子(怵然),说道:“啊!天下的万物固然是如此相互牵累的,两个物类之间是相互感召的。”蝉感召螳螂;螳螂感召鹊鸟;鹊鸟感召庄子;庄子又感召什么呢?庄子马上惊恐起来,不知自己会感召什么,所以马上警觉起来了。


庄子马上把弹弓丢掉而回头快步跑去,看守栗树林的人(虞人)追逐而责骂他。这只大鸟本来可以飞得很高,却跑到危险的树林里,都是由于利益所导致的啊!也许此篇文章为山林,所以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放在此处。


16.入乡随俗

【原文】庄周反入,三月不庭,蔺且从而问之:“夫子何为顷间甚不庭乎?”庄周曰:“吾守形而忘身,观于浊水而迷于清渊。且吾闻诸夫子曰:‘入其俗,从其令’。今吾游于雕陵而忘吾身,异鹊感吾颡,游于栗林而忘真,栗林虞人以吾为戮,吾所以不庭也。”


【解释】庄子从栗树林返回家中,三个月都不出门庭。庄子的弟子蔺且问道:“先生为何近日都不见走出庭院呢?”


庄子回答道:“我只知道守看外物的形体,只知道看鸟鹊而忘记自身的安危。只知道守着这个有形的形体,而忘却自身的真身真性。只知道观看浊水而迷失了清渊,忘却了清水。”只知道看浊世的一切,而忘却了自己的真如本性。入世很容易就迷入里面的,所以庄子不出门庭。


庄子又说道:“且我曾经听闻老子说过:‘入乡随俗,到了一个地方,就要服从当地的法令,随从当地的习俗’。”如果入世就身不由己了,必然会入乡随俗,如果不能随俗是危险,随俗同流合污更加危险。


庄子又说道:“现在我游玩于雕陵的栗树林,却忘记自身安危。鸟鹊从我额头飞过,鸟鹊感召到我了。游玩于栗树林而忘却本真,栗树林看守人责骂侮辱我,所以我就不出门去了。”庄子这里讲世途的凶险,世人在看重追逐物利的时候,必然会忘却自己处境的危险。难道呆在家里就没有危险了吗?前面庄子讲过,要呆在道德之乡才能免于忧患。我们是否也应该反省一下自己呢?


17.美者自美

【原文】阳子之宋,宿于逆旅。逆旅人有妾二人,其一人美,其一人恶,恶者贵而美者贱。阳子问其故,逆旅小子对曰:“其美者自美,吾不知其美也;其恶者自恶,吾不知其恶也。”阳子曰:“弟子记之!行贤而去自贤之行,安往而不爱哉!”


【解释】阳子去宋国,夜宿于旅舍(逆旅)。旅舍主人(逆旅人)有两个小妾,其中有一个美丽,而另外一个丑陋。


可是特别奇怪,丑陋的那个小妾反倒受到店主人的宠爱,而美丽的那个小妾却被店主人轻视。


阳子问店主人到底是什么缘故。店主人回答道:“那个貌美的小妾自己以为自己很美,可是我却不知道她美在哪里;那个貌丑的小妾自己以为自己很丑,可是我却不知道她丑在哪里。”庄子在这里奉劝那些自以为追求美丽的女子,不是去刻意美容把容貌搞漂亮就可以了,更重要的要把德性修养好。


阳子听了就对弟子说道:“弟子们请记住!修行贤德而要去掉自己以为的贤德,而要以别人认为自己贤德才可以。如此不管去到哪里,都会得到别人的爱戴!”

(声明: 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