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广东佛山珠三角基塘农业系统,水陆互养绘就岭南千年和谐图景
详细内容

广东佛山珠三角基塘农业系统,水陆互养绘就岭南千年和谐图景

时间:2022-08-02     人气:590     来源:佛山农业农村     作者:
概述:西樵山下,西江、北江奔流不息。两江之间,水网密布,万亩基塘完整保留,村民倚水而居,形成了独特的岭南水乡人文景观......

西樵山下,西江、北江奔流不息。两江之间,水网密布,万亩基塘完整保留,村民倚水而居,形成了独特的岭南水乡人文景观,而以保护、展示珠三角传统基塘农业景观及其运转系统的渔耕粤韵旅游文化园,就位于西樵山下。


佛山市西樵镇渔耕粤韵旅游文化园的会客厅墙上,挂着大大小小十多个牌匾,其中“国字号”招牌只有一个。回想起桑基鱼塘申报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过程,渔耕粤韵旅游文化园总经理余乔金感慨“不容易”。


2016年,广东省开始向各级地市推广佛山在桑基鱼塘等方面的经验。此后,佛山桑基鱼塘修复重建开始加速,直到2019年最后一天,以广东佛山珠三角基塘农业系统入选第五批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名单,渔耕粤韵旅游文化园是遗产地核心区,这块牌匾于是留在了这里。


彼时,浙江湖州桑基鱼塘系统入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已有2年。“佛山基塘农业系统的研究资料,为浙江湖州桑基鱼塘入选全球非遗奠定了许多基础性工作,” 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党委书记、国家蚕桑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也是佛山基塘农业系统申遗总顾问廖森泰说,因为它们在本质上是相通的。


“多面派”


基塘农业模式不是一成不变


在600多年漫长的发展过程中,珠三角劳动人民与时俱进,不断完善基塘种养方式,创造了一条大江缀连池塘成片的农业景观,形成了系统的基塘生产技术,衍生出独特的农耕、生态和人文文化,构成了珠三角基塘农业系统文化遗产,其传承至今,对广东珠三角社会经济发展有着十分深远的影响。


站在西樵山上远眺,从山麓的影视城、渔耕粤韵景区,向大江而去,基塘星罗棋布,连片万亩反射骄阳,颇为震撼。


基堤与池塘,是基塘农业系统的地形特征。历史上,珠江三角洲出现过果基鱼塘、桑基鱼塘、蔗基鱼塘等不同类型的基塘农业系统。它们的循环利用方式一致,就是将低洼易有洪患之处挖成池塘饲养鱼类,挖出的塘泥堆于周围,是为“基堤”;而基堤上种植什么则决定了它们是果基鱼塘、桑基鱼塘、蔗基鱼塘或者其他名字。


除了池塘养鱼、基面种养,基面的副产物可投入塘中作饲料,塘底泥又可来年清塘时挖到基面当有机肥。“这是充分利用塘体资源、循环高效的生态系统。”中国农业生态学开拓者、华南农业大学原校长骆世明说。


在这一系统下,基塘农业发展出池塘养鱼业和基堤种植业两种复合种植模式。明初,珠三角出现了果基鱼塘,明后期兴起桑基鱼塘——能很好地把养鱼业和蚕桑业的生产结合起来,形成更合理的连环性生产体系,这是果基鱼塘不具备的。因此发展迅速,在不少地方代替了果基鱼塘,成为珠江三角洲基塘农业发展史中最具代表性的一种类型。


“从基塘农业的发展可以看出来,珠三角基塘农业不是一成不变的固定模式,其结构随着时代、市场发生灵活转变。”廖森泰说,“这和湖州桑基鱼塘在塘基上种植单一的桑树有很大区别。”


为了重现传统农耕模式,渔耕粤韵旅游文化园完美呈现桑基鱼塘景观:塘基种桑、塘内养鱼、桑叶养蚕、蚕沙喂鱼、塘泥栽桑的模式,让原本逐渐消失的基塘农业模式,重新进入大众视野。


“疫情之前,这里游客众多,很多家长带小孩子来游玩。”渔耕粤韵旅游文化园相关负责人表示,而这只是保护佛山基塘农业的第一步。目前,佛山基塘农业系统遗产地位于西樵山西南侧的儒溪、七星、朝山、岭西村周边总面积10万多亩,其中渔耕粤韵作为核心区保存最为完整。


“多功能”


藏水的海绵系统与经济湿地


“佛山基塘农业系统不仅是农业功能,关键有着水利功能。”作为佛山当地人,廖森泰对基塘农业感情颇深,理解透彻。“提基塘农业的水利功能就不得不讲桑园围。”他说。


站在西樵山顶俯瞰桑园围的万亩基塘,80多公里长的桑园围横贯西江、北江,九百年以来,安澜一方,为珠三角社会发展屏除了最大的困扰——水患。


古时,珠三角水患频仍。宋代起修的桑园围——历史教科书中宋代水利建设的不朽成就——便是珠三角地区最早兴建的大型堤围之一。历明清,桑园围与其他堤围合并而成樵桑联围,素有“南顺江防之最”的美誉。


“它的建设开启了珠三角地区大规模农业开发的历史,是珠三角灌溉农业发展的里程碑,为区域灌溉农业发展和人居环境稳定提供了基础支撑。”佛山市南海区西樵镇文化发展中心副主任关绮清表示。在2020年桑园围申获世界灌溉工程遗产过程中,她做了许多挖掘相关历史资料的工作。


以桑园围为代表的堤围防护系统的修缮维护,为基塘农业景观的大规模扩展创造了条件;而基塘农业景观的大规模扩展,也催生了新河涌的大量开挖和排灌设施修建,进一步细化了珠三角平原水网。而水道工程设施的完善又进一步促进桑塘农业景观的开发,可以说,桑基农业景观对珠三角平原区的塑造初始于水,深化于水陆大环境的重塑。


“在我看来,基塘农业有两个名字,一个是藏水的海绵城市系统,另一个是经济湿地。”在廖森泰看来,基塘农业系统遇洪水可蓄水防洪,逢干旱可灌溉庄稼。而对于基塘农业系统的经济功能,“海上丝绸之路”的出现可以回答一切。


岭南丝绸杰出代表香云纱,也源于桑基鱼塘,如今“价比黄金”广受欢迎。而珠三角丝织业的发展得益于珠三角蚕桑自然生产条件优越,一年可养蚕6至7次。“比长江流域养蚕季节长3到4个月,蚕次多2至3次,这是珠三角和长三角在桑基鱼塘系统上的另一个区别。”廖森泰说。


而蚕种制造业在珠江三角洲对外贸易中充当了桥梁作用,特别是培养了珠三角人对外贸易的经验。上世纪20年代蚕丝业盛期,广东全省的民营制种家有千家之多,绝大部分集中在珠江三角洲,创造了海上丝绸之路的辉煌,促进了广东的经济发展。一部分缫丝女工独立自主后,走出国门,在东南亚一带做帮佣,因勤劳善做菜,还创立出妈祖菜系流传至今。


“现在香云纱销量、价格都特别好,只不过丝需要从外地买。”关绮清表示。因为从极盛时期的继昌隆缫丝厂,到沧海遗珠的南海丝厂,如今珠三角的缫丝厂仅剩一家——且每周开机时间有限。这个曾经发达的丝厂,现在成了科普教育基地。“我要让本地的孩子了解家乡的历史文化,让缫丝工艺传承下去,我相信西樵的丝织业会走向再兴旺。”曾令华是广东蚕桑丝织文化研学基地负责人,他与南海丝厂合作,一起探索行业的出路。


“多创新”


激活基塘农业系统的时代之路


改革开放后,城市化、工业化、产业调整的冲击,加之水产养殖面积增加、种植面积减少,珠三角桑基鱼塘大面积消失。而留存下来的桑基鱼塘则变成了“杂基鱼塘”:池塘高密度养殖鱼类,基堤上种杂草杂树,甚至什么都不种,变成了纯以水产为主,基塘生态系统结构及外部环境发生质变。


为了复原基塘农业循环系统模式,余乔金带领团队在渔耕粤韵复原了古时果基鱼塘、桑基鱼塘、蔗基鱼塘原貌。但走出园区,基塘变身鱼塘,其循环利用系统依然未得利用。“高密度养鱼会导致尾水治理难题,以前生态循环系统自己能解决,现在需要人工去解决”——现在的农户常常花钱请人治尾水。究其原因,基塘农业系统的生产效率,在时代的日新月异中,依然是有限的、不够的,与此同时,其生态功能失去了运转基础。


“有保护地利用,有利用地保护,你必须要活化它。所以你光是守住它没有用的,你光是利用它,剥夺性生产也不行。”廖森泰认为,复兴基塘农业需要用科技来包装其内核,基塘系统的原理没丢即可。如果不保护,它不单是丢失文化,也丢失了产业。


今年4月,《佛山市全域养殖池塘改造提升五年行动实施方案(2022—2026年)》(以下简称《方案》)已经印发。《方案》提出,佛山要以重建岭南特色现代桑基鱼塘、实现养殖尾水资源化利用或达标排放为目标,分类推进、分步实施、分片指导全域养殖池塘改造提升,大力推行高质量零排放养殖模式,建设美丽渔场。


“每口池塘约10亩左右,建立了2套尾水治理系统,配套面积为31亩,包括沉淀池、过滤坝、曝气池、生物净化池等养殖尾水处理设施。”广东何氏水产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官明媚说。在2020年底,何氏水产的千亩养殖池塘就已改造完毕,通过水生植物、碎石、细沙、陶粒、棕片等多种介质和曝气增氧技术等净化养殖水质,达到鱼塘用水达标排放或循环利用,改善养殖水域环境,提升水产品质。


除了建设美丽渔场,政府与学界也在做渔耕粤韵的升级版“攻关”,引入现代科技手段丰富开发基面作物、池塘鱼类的多样经济价值——同时恢复基塘农业水陆互养、能量循环的双向系统,以时代需要的方式,让基塘农业重焕升级。这就是位于广州市花都区赤坭镇的全国首个蚕桑生态景点花都宝桑园。这个占地800亩的地方,这是以蚕桑资源综合利用科技为依托,桑基鱼塘新生态方式为载体建设的。


“我们重点还是要活化基塘农业,走多元化、市场经济的路,这样基塘农业才能保持它的生命力,让它丰富多彩。”保护,一直是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重点议题,遵循原理,形式创新,科技支撑或许是重建现代基塘农业的合适路径。基塘农业从历史中走来,它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在这里,农业遗产不是死气沉沉的,而是不断变化适应当下居民生产生活的农业系统,是最具现实意义。


如今,站在西樵山观景台远眺,万亩基塘,天光云影。属于广东珠三角基塘农业系统的智慧不但在珠三角重焕生机,也在广东省内可能实现现代化复制的地方造福一方。

(声明: 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