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常与善人
详细内容

第七十九章 常与善人

时间:2020-02-07     人气:2240     来源:佛山资讯网     作者:陈书增注解
概述:和大怨、必有余怨。安可以为善。是以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有德司契。无德司彻。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第七十九章 常与善人

1.【原文】

和大怨、必有余怨。安可以为善。是以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有德司契。无德司彻。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2.【注解】

前一章阐释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最柔弱的水却是最强的。这些用在治国里面,圣人老子教导诸侯王,大家不要光用武力来争斗什么。如果能够承受了一国之诟病,就能够成为社稷的主人。如果能够承受一国的不详,就能够成为一国之君。如果承担的都是污垢,承担的都是不详,又没有什么物欲可以享受,又有多少人会争着去坐这个位子呢?争是争不来的,天命不可违背。这一章也阐释同样的道理。天道并没有对人有亲疏贵贱之分别,只是特别的关照善人罢了。其实并不是天道关照善人,而是善人所言所行自己关照自己罢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对于善人来说,为世人付出许多,布施了许多的恩德。天道就会回馈他。天道和世间万物,天道和芸芸众生都似乎非亲非故,但是偏偏厚爱善人。天道历来讲平衡。世人如果知晓其中的厉害关系,就默默无闻的付出,天道酬勤会补偿给你的。世人急功近利,如果不看到马上得利益的事情,就不去做。这就很难得到天道的帮助了。世人常讲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只要老老实实做善事,就会得到回报。袁了凡不断地做善事,自己的命运也跟着改变了。世上最好的风水是每个人的内心。如果不断地坚持做善人,做善事,不断的付出,可能也会遇见善知识,得到贵人相助,天道会回报他的。借钱给别人,付出了再取回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天道总会弥补的。如果不曾借钱给别人,却要别人还钱,别人除了生气怎么会还钱呢?如果根本都不曾付出过,就要索取,就违背了天道了。现在许多君主没有能够恩泽于百姓,却向百姓索取很重的赋税,天道如何能够平衡呢?如果对别人有大恩,稍微做错了一些对不起别人的事情,可能还不至于结成怨恨。如果对别人没有半点恩德,都是对别人做恶事,天道如何能够平衡呢?如果对别国没有半点恩泽,为了掠夺别国的土地和城池,不断地进行攻伐,就会结成大的怨恨了。如果已经结成大的怨恨,再去和解,就要付出多得多的努力了。给别人一分面子,别人就会给你两分面子。让别人失去一分面子,别人就会让你失去十分面子。善人施行善恩于天下而不计酬报,但施而不责报,天道就会补偿给他。如果世人有了大的怨恨,即使想办法化解掉了,也还是会有些残留的怨恨在心里的。既然种了怨恨,再去化解,这怎么算是好的办法呢?最根本的办法应该是不要种下怨恨,不要做恶去伤害别人。


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功成身退才能明哲保身。功臣跟着君主打江山,可能觉得为君主付出了很多,就希望君主能够给他回报。如果回报的不够多,就心存怨恨。可是人的欲望哪里能够填的平呢。怀道的人知晓不能责人回报,天道自然就会回报的。如果功臣能够功成身退,放弃了回报,可能君主还会补偿他。如果功臣功高盖主手握重权,天道就会折损他。李善长丞相在朱元璋力量比较薄弱的时候投奔了他,立下了汗马功劳,最后因为胡惟庸谋反,牵连其中,一门七十余人被杀。而惹杀身之祸的是一句话,我已经老了,我死之后,你们好自为之吧。李善长以这一句话结怨于朱元璋。朱元璋误以为他放任胡惟庸谋反,知情不报而痛下杀手。有一次朱元璋面授机宜,命蓝玉手下将领退下,连说三次,竟无一人动身,然而蓝玉一挥手,他们却立刻没了身影。这使朱元璋下决心要除掉蓝玉。为人臣子者,不能够功高盖主,否者天道就要折损他了。公元前196年寒冬,淮阴侯韩信三族被诛,数千无辜,血染长安,哭号之声,传荡千古。寒风凛冽,长空飘雪,长安满城人尽嗟叹,无不悲怆。


大怨生于大恩。如果没有汉王刘邦对韩信的恩,也不会有后来被灭门的大怨。秦末汉初的张耳和陈余原来是莫逆之交,后来却成为互相要置之死地的仇人。张耳和赵王被秦兵围困在巨鹿城中,强兵猛击,而秦兵带兵的大将为秦国著名战将王翦将军的后人。当时陈余带领五万余兵马驻扎在城外,曾派五千士兵去解围,但是全军覆没了。当时,各国将领来救赵国的有十余路人马,赵相张耳之子张敖也率兵万余屯于巨鹿城北,可是他们害怕秦军强大,都扎下营寨,不敢跟秦军交锋。张耳怪陈余见死不救,变成仇敌互相残杀。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智子疑邻的典故,多少有些相似之处。


大怨很难完全化解掉,世人就要非常谨慎,不要种下怨恨的种子。试看看当今的天下,世界上有许多不稳定的因素都是因为世世代代的恩怨仇杀留下来的。中日之间残酷的战争给两国人民留下了仇恨的种子,周恩来总理没有索取战争赔款,就是想让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相处,化解掉大怨恨。德国总理勃兰特曾冒着凛冽的寒风来到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下。他向纪念碑献上花圈后,肃穆垂首,突然双腿下跪,并发出祈祷:上帝饶恕我们吧,愿苦难的灵魂得到安宁。勃兰特以此举向二战中无辜被纳粹党杀害的犹太人表示沉痛哀悼,并虔诚地为纳粹时代的德国认罪、赎罪。勃兰特在波兰犹太人纪念碑前下跪谢罪,被誉为欧洲约一千年来最强烈的谢罪表现。这一跪,化解了饱受纳粹蹂躏的波兰人民沉积在心底里的怨恨,他们为勃兰特的举动感动得热泪盈眶。这里也呼应了前面的章节的还没有任何兆头的时候容易谋划。如果刚刚出现兆头的时候,就能够妥善处理就不至于留下怨恨的种子。人们只知道战国七雄残暴不仁,互相争斗致使民不聊生,但是岂不知战国之祸起于春秋争霸。世人不知这战祸早脱胎于五霸和诸侯的时候呢。不然,孔子门下五尺童子为何羞称五霸,实在是以理而推,用霸术必酿成兵祸。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对于称霸的一方,天道就会折损他。称霸的一方用武力来征服别国,别国敢怒不敢言,但是跟很多国家都有怨气,待到机缘一到,一哄而上就树倒猢狲散了。称霸的过程和倒台的过程,都可能伴随着战乱和纷争,一个霸主倒台了另外一个霸主又要通过武力出来了。这里也呼应了前面不敢为天下先的章节。试看看当今世界的形式,世界正现在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之中,世界各地的游行示威此起彼伏,许多国家纷纷加入军备竞赛的行列。大家都纷纷选举了强硬派当自己国家的元首,似乎都以柔弱的元首为耻辱,展示各自的军威,进行军事演习。动物们打架之前都张牙舞爪的,耀武扬威威慑对方。两千五百年前诸侯争霸导致战乱纷仍难道不值得当今政坛元首们深思吗?孟子曾劝说齐宣王放弃霸权而推行仁政。齐宣王曾经看到有人牵着一头牛要祭祀新钟,不忍心看到牛被杀戮,便将它换成了一只羊。外人可能会认为齐宣王吝啬,不舍得一头牛,其实不然,是因为齐宣王有仁厚之心。孟子借此劝说齐宣王不要效法先祖争霸诸侯。


(1)和大怨、必有余怨。安可以为善。


和大怨、必有余怨。化解大的怨恨,必然还会有余下的怨恨。对于杀人或者伤害别人的人,必然会受到刑罚的惩处。任意使用刑罚的人,必然失去人情,使得百姓有怨气。如果有冤情,也会有大的怨气。天道是损有余而补不足的,也总是平衡的。如果伤害了别人,别人就想着如何报复了,否则怨气无法消解。冤冤相报何时了,不断的加深怨恨。恩生于怨,怨生于恩。爱生于恨,恨生于爱。没有无缘无故的恩,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怨。恩和怨,下面都是心,都是因心而起。当时诸侯两相构怨,霸者出来主盟而为了和解。大怨虽然和解,然而必责报,希望能够得到相应的恩报。但是恩报未能及时的兑现,而抱怨就随之而来,是有余怨的缘故。秦国的张仪曾故意欺诈许诺楚王六百里土地,想楚国和齐国断绝来往,可是秦国却只回报了六里的贫瘠土地。楚王恼羞成怒,与秦国又反目成仇了。


安可以为善。这里圣人老子感叹说,如果先违背了天道,失去了人心,已经结成了大的怨结,再来进行补救和化解,如何才能化解怨气变成和善呢?吴王夫差俘虏了越王勾践,范蠡为了营救越王勾践就进献美女西施。吴王夫差没有听从伍子胥的劝谏杀了越王勾践,斩首除根,看似施恩于勾践,然而却留下祸患,埋下了仇恨的种子。诸侯王之间的怨恨,却由百姓来承担,由百姓来付出生命和鲜血。贼莫大于德有心。如果有心来施行仁德,就是虚伪的仁德。真正的仁德是不希望世人回报的,但是天道必然会帮助他。如果诸侯国施恩于他国,却一心想着对方能够回报。假使受惠的一方没有能够及时报恩,他会结怨于心。


(2)是以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有德司契。无德司彻。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是以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古时候借贷的时候,契约符券剖开,一分为二。贷者保存右半部分,物主保存左半部分。一般来说物主手里拿着左半部分是要求对方到期兑现承诺的,回报本息的。有道之君虽然拿着契约的左边部分,有权利进行索取,但是并没有强取于民,不求回报。圣人知晓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如果没有恩泽于民,而取于民,天道自然会折损他了。虽然圣人不责于别人,要求什么回报,但是世人如同众星拱月一样,自然围绕在他的周围。


有德司契。有德行的圣人手里拿着契约,还是继续不断地付出,并不求回报,徒存虚契而已。有道之君对天道心存敬畏,虽然是手里拿着契约,可以取之于民,但是却爱惜民力,不忍心为之。天德高远,使人们有敬畏之心。正因为人们心存畏惧,才不敢作恶多端。正因为戒惧,谨小慎微,才能够得到福报。圣人知晓正言若反,物极必反,不敢越雷池半步。张果老为什么倒着骑驴呢?他是警示世人不要搞颠倒了。古时有诗赞张果老:“举世多少人,无如这老汉;不是倒骑驴,万事回头看。”


无德司彻。彻是周的赋法。没有德行的君主,并没有跟世人签订什么契约,违背了君主与上天所签订的契约。没有德行的君主就像手里拿着赋彻那样,可以任意的取之于民。契约和赋彻是有根本的不同的,契约是有付出而求回报,赋彻是无付出而求回报。天道感其不平衡的。君主作为上天之子,本该顺承天命替天行道,可是君主却背道而驰。基督教圣经中有旧约和新约,这是神与世人的约定。世人如果不能够遵守与神的约定,就会受到惩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没有德行的世俗之人手里拿着契约,不管对方是否有能力兑现,必然强取于民。没有德行的君主没有和百姓签订契约,就如同赋彻那样,不需要任何的承诺就可以强取豪夺。对于老百姓,如果未能及时缴纳赋税,不管卖儿卖女或者用什么方法,都要足额缴纳。对于赋税而言,只要期限一到,必取于民,没有任何的怜惜。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天道对万物没有亲疏。天道似乎倾向于善人,其实不然,天道对善人和恶人都是同样的有大爱的。恶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善人如果作恶也会得到惩罚的。善人做善事,恩泽世人,付出了很多,天道是平衡的,会弥补他。天空无比的辽阔高远,万物卑微低下,天与物离的很远,非常的疏远,上天似乎没有任何恩泽于万物。殊不知没有恩德就是最大的恩德。天的气鼓而成雷,嘘而成风,迅雷震动而万物发生,烈风吹嘘而万物荣旺。世人不回报善人,而天道必给他。并不是天刻意保佑他,而是因为他自己帮助了自己。世俗好利之徒怎么能够轻易了解其中的奥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