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信言不美
详细内容

第八十一章 信言不美

时间:2020-02-07     人气:2517     来源:佛山资讯网     作者:陈书增注解
概述: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已为人己愈有、既已与人己愈多。......

第八十一章 信言不美

1.【原文】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已为人己愈有、既已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2.【注解】

这一章是最后一章,圣人老子想跟我们说些什么呢?老人家慈悲为怀,他担心我们对他絮絮叨叨所讲的此部经典不能坚信不疑。随着时间的推移,世人可能甚至会怀疑经文是假的呢。圣人老子担心我们不相信他在经中所说的事情,担心世人半信半疑信心不坚定,担心不能够按照他所说的去做,所以在这里特别的交代清楚。就像佛经里面,佛陀和阿难也担心世人不能够相信经典,所以前面都加上了如是我闻。阿难是说,我是这样听见佛陀跟我们说的,并不是我编出来的。


真正的载道的语言和文字可能并不美,华丽的语言可能并不是真知。俗话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张果老倒骑驴也是提醒世人万事回头看。世人不要被言语所迷惑了。这里也呼应了前面的章节,不笑无以为道。世人对于正道,对于载道的语言都觉得不可思议,觉得可能是错的。当今的世人可能都觉得西方的文明胜却东方的文明。可能会觉得西方文明博大精深,而东方文明没有什么。西方的科学昌明使得近代世界在各方面都突飞猛进的发展了,给世人带来了便捷的生活,也带来的前所未有的丰富的物质生活。这里圣人老子也提醒大家了,可要当心要会看,真正有大智慧的人可能似乎看起来比较愚笨,并不那么博览群书样样精通。博览群书广学多闻的人,可能是个聪明人,但是可能并不是个有大智慧的人。斗转星移星象变化,世界已经进入了水瓶座时代。每个人身上的本性开始普遍性的觉醒。美国著名的预言家凯西曾预言,世界的重心会从西方逐步的转移到东方。东方的文明会展现出更加迷人的魅力。东西方文明交融在一起才能称作完整的人类文明。正如左脑是今生脑,右脑是祖先脑,两者在一起才能称作完整的人脑。东西方文明交融的地球就类似于人脑。李约瑟难题提道:“如果我的中国朋友们在智力上和我完全一样,那为什么像伽利略、托里拆利、斯蒂文、牛顿这样的伟大人物都是欧洲人,而不是中国人或印度人呢?为什么近代科学和科学革命只产生在欧洲呢?……为什么直到中世纪中国还比欧洲先进,后来却会让欧洲人着了先鞭呢?怎么会产生这样的转变呢?”李约瑟将在其长篇巨著结尾处作出解释,可是遗憾的是,这位老人没有完成这本巨著便溘然长逝,他并没有给出答案。东西方文明阴阳互补,就像男女互补一样。在地域上地球划分为东西两个半球。人类自身的大脑分为左脑和右脑。西方的人们擅长分析和逻辑,东方的人们擅长直觉之道。这也是为什么西方按照分科进行研究,物理、数学、化学等。西方受基督教的影响,受古希腊先哲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等影响。西方人认为世间万物为上帝所造,只需要研究清楚上帝的每一个杰作,上帝的意志也就清楚了。在西方这一思想的影响下,诞生了佛洛依德精神分析学等许多以分析著称的理论。西方人的思维精于细细的分析,而科学的精神就是要精细的分析,这也就注定了科学必定在西方有大的发展。而东方的文化已经跳出了思维的框框,一下子就达到了最高点了。东方文化属阴,似乎是不可思议的。西方文化属阳,是世人容易看得见的,容易被别人接受。科学属阳,而大道属阴。科学家如果不在大道指引下,只能说是盲人摸象罢了。科学家们辛苦的往山上爬,爬到接近山顶了,佛陀已经在山上坐了几千年了。东方人求道悟道,顿悟本心。中国古代的医学非常的发达,出现了孙思邈、张仲景、扁鹊等医学家,出现了张良、诸葛亮、伊尹等这样的栋梁之才,出现了孙武、孙膑等这样杰出的军事人才,也曾经出现了像张衡、祖冲之和鲁班等科学家。东西方文明合在一起才算是完整的人类文明。如果割裂来看,各自为政,自以为是,那就不利于人类认识宇宙和人生的完整真理。李约瑟逝世后,骨灰安葬在剑桥大学研究所门前的菩提树下,佛陀就是在菩提树下证悟大道的,李约瑟可能已经了悟李约瑟难题了吧。


(1)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圣人老子在最后一章第一句话是信言不美,这是为了给世人释疑的话语。正所谓苦口婆心,担心世人误解不能相信经文所说,并按照经文中所说的去做,因此在这里一再阐明。当今世界处于古今中外各种学说不断融合的阶段,也是各种邪说横行的时代。道德经作为真知真言,老子在两千五百年前就担心后世学人误解,不辨黑白,因此最后这章特别说明一下,引起世人的重视。道德经共计五千余字,虽然不是美丽的辞赋,但是却是字字真言,直指人心。圣人这样解释,阐明道本无言,只是用言语来譬喻道而已。如果没有言语又无法令世人知晓有道这么回事。第一章中说,道可道,非常道。可道之道,仍然落于言说而已。老子解释可以言说的道,并非真正的道。然而眼前这上下五千余字,难道不是语言文字吗?既然这五千余字为言说,并非真正的道,而仅仅是老子圣人自性流露出来的真言,为指月之指而已。此五千余字留给后世学人,启迪思考如何悟道,是渡世人脱离苦海和过河的工具。此五千余字仅是大道的冰山一角而已。老子在最后一章进行解释,消除后世学人的疑问。老子所写五千余字,并非世人浮夸之词。


善者不辩、辩者不善。善人以道修身,不喜欢巧言,不喜欢华美的辞章。喜欢巧言的人会因舌引来灾祸。山里如果有玉石,就有人会挖掘山体。水里假如有宝珠,就有人整天来找寻,可能就会把本来清澈的深渊给弄浑浊了。嘴巴如果多言巧言,在人后议论是非,多会因舌头多事导致死亡。老子看到世人都在玩口舌之辩,言语上做文章,不知道正知正见。因而劝诫世人说,谁能知道不言之教,不辩之辩呢?因为世人辩论,为口舌戏论而已,离道很远。如果真知晓大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辨自明,就没有辩论的必要了。孔子向老子请教的时候,老子曾劝诫孔子不要在人后议论是非,有许多聪明人就是因为这个引来杀身之祸了。后世学人不能抵达无言之旨,只是追求博闻广记,崇尚能言善辩,不追求融会贯通的大学问大智慧。正如战国时苏秦和张仪等这些人,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游说诸侯,以辩博为宗,自以为善。关于公孙龙有白马非马的故事。当时赵国一带的马匹流行烈性传染病,导致大批战马死亡。秦国的战马很多,因此秦国在函谷关口张贴告示,“凡赵国的马不能入关。”公孙龙跟关吏说,譬如要马,给黄马、黑马者可以,但是如果要白马,给黑马、给黄马就不可以,这证明,白马和马不是一回事吧!所以说白马就不是马。后来关吏稀里糊涂的就把他放出关外了。


知者不博、博者不知。知晓大道的人似乎知识并不渊博,并不能够做到博闻强记。广博多闻的人似乎并没有知晓大道,聪明的人并没有真正的智慧。用智巧到了极点就是愚蠢了,而愚到了极点可能会出现大的智慧。正所谓大智若愚。凡事物极必反,重阴则阳,重阳则阴。愚到了极点,心入了静定,不思不虑,可能就启迪了大智慧。圣人并不会忧患智谋的多寡,而是忧患德行的缺失和不足。圣人不会忧患城池土地的多少,不会忧患地位的高低,而是忧患德行的不足。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并非大智慧,有大智慧的人不会轻易显现自己的才华的。位置尊贵看似风光,可是实在是比较危险的。在高处的石头更容易掉下来。如果放在地上就稳如泰山,有大智慧的人是不会追求高的位置的。有大智慧的人知道止足,有小聪明的人只知道思虑去谋取。然而小聪明是有穷尽的,大道无穷无尽。如何能够用自己的小聪明去思虑谋划无穷尽的大道呢?无异于以卵击石,螳臂挡车。谋算别人的人可能成于智巧,但可能也会败于智巧。谋划如何保全自身也会依靠智巧,但是如果要真正的为了自身也要舍弃小聪明,这样才没有大的灾祸。即使谋划的再多,思虑的再全,也会有所缺失。如果谨慎使用小聪明去害人,就能够减少灾祸。如果没有大智慧,只是自恃聪明而去谋划大事,自己的智慧还没有到那一步,时势还没有到那一步,自己的德行还没有到那一步,可能就会失败。智巧没有穷尽,总在算计,似乎深谋远虑,可是还是可能会失败的。有大智慧的人讲究的是智慧,而有智巧的人讲究的是小聪明。有大智慧的人看起来近乎愚钝,愚蠢的人看起来是真的愚钝,两者似乎还是有些不同的。有大智慧的人用愚钝来掩饰自己的智慧,不至于显露太明显招来嫉妒和祸害。有大智慧的人用自己的智慧来止住智巧,尽量的不去耍小聪明和谋虑过多,这才是真正的大智慧。竹简、书本等都是先人留下来的言论而已,即使是佛经、道经也仅是渡人过河的工具而已。佛陀的堂弟阿难尊者,以博闻多见著称,记忆超群,经常跟随在佛陀身边。佛陀的教化他都能够铭记于心,但是后来佛陀灭度后,他因为未能证得阿罗汉,一开始未能参加佛经的集结。他为此精进修行,终于证得阿罗汉的果位。知道不关乎有多广博多闻,而是有悟性,可能会顿悟成佛。西天只在咫尺之间。黄帝梦到华胥氏之国,离中原有几千万里那么遥远。在这个国家的人们,没有什么欲望,只是顺其自然的生活而已。不知道亲疏贵贱,就没有什么爱憎心。对所有事情都没有特别的舍不得,就没有什么可以畏惧的。这个故事的华胥氏之国,不是和西方极乐世界不是很相似吗?


(2)圣人不积、既已为人己愈有、既已与人己愈多。


圣人不积。圣人积德不积财富,积善不积恶。圣人老子也是言传身教的,他不积累财富,也不追求官位,舍弃了这些骑着青牛来到了函谷关了。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圣人有德行就言传身教的教化世人,启迪愚者的智慧。治身经络不畅通,五脏六腑不能很好地工作,可能就会有积聚。治国如果言路不畅通,百官不能发挥很好地作用,国家可能也会有病了。圣人如果有财富就会给散给穷人了。范蠡带着西施游走江湖,过的很潇洒,三次经商富有三次又散掉家财。怀道之人知晓财富可能会带来灾祸,知晓地位可能会带来危险的。圣人很清楚,天道会损有余而补不足。如果自己积累太多的财富就会引来麻烦了,如果自己积累太多的权力和官脉就会引来杀身之祸了。世人如同小蜘蛛,不断的积累满腹经纶。世人如同春蚕,不断吐丝,将自己缠缚在其中。蛛丝蚕丝就如同身口意业一样,不断地累积,把自己束缚在网中央。世人以积为务,不断的积累知识,而不是启迪智慧,不断的增加障碍。这里也呼应了前面为学日益,为道日损的章节。世人不知道有积就有散,有散就有穷。无积则无散,无散则无穷。随着社会的发展,法律条文密密麻麻,越来越多,看似越来越严密,似乎没有任何破绽,然而世界上的违法犯罪的行为愈演愈烈,大有不可挽救的势头。规章制度堆积如山,有过时的也有新的,限制了行政的效率,有许多成为累赘。法令滋彰,盗贼多有,只有天网恢恢,才疏而不漏。


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圣人为了社会的长治久安,致力于教化世人,德化世人,自己就越有德。圣人老子并不是有心的去做善事,有心去教化世人。他本来并不想留下任何的文字,也不想留下这五千言,只是好友劝说他慈悲世人。圣人老子才给世人留下了这部经书。圣人老子也把自己的绝学毫无保留的布施给了世人,期待后世能够抵达天下大同,这都是良苦用心了。这里说的法布施比其它布施功德更大。如果能够给世人讲解一句半句经文,劝说世人学习经文,也是很有功德的一件事。世人布施财富给别人,帮助穷人,就会得到很多的福报。天道如此,损有余而补不足,如果一味的付出,不求回报,就会得到福报了。不管是法布施还是财布施都是有利于布施者的。可是大家要清楚一点,积阴德比积阳德要好。如果有心追求回报来进行布施,就没有那种不求回报虔诚的布施要更有功德。布施如果不是为了功德来做福报就更大了。这里有一个海鸥的故事,在海边有一个喜欢海鸥的人,每天早晨他到海上,同海鸥一起玩耍,飞来的海鸥数以百计。有一天,他的父亲跟他说,抓几只回来玩玩。第二天他来到海上,海鸥在空中飞翔不肯下来。如果刻意的去抓福报,如同要抓海鸥,抓是抓不到的。不去抓的话反而会自己来到身边。幸福也是如此,刻意去追求幸福,反而幸福越来越远。只要不求回报的付出,不刻意去抓取,反而会飞到自己的身边了。仁德的人大爱世人,尊重周礼的人懂得尊重别人。大爱别人的人,世人会永远爱戴他。尊敬别人的人,世人也会永远敬重他。如果让别人失去一分面子,可能自己就要失去十分面子了。


(3)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天之道,利而不害。天道是为了世人,没有什么伤害的。圣人老子说到这里,提醒了世人说请放心,我这里所说的是符合天道的,天道就是有百利无一害的。让世人放心的学习经典,按照经典所说的去做。上天生养万物,恩泽爱育万物让它们成长,不受到任何的伤害。天道对世人是没有什么伤害的,反而是世人自身贪求物欲伤害了自己。动物华美的羽毛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世人看重活生生的拔下来当皮草。山里有玉石,世人就不辞劳苦来挖掘,挖地三尺都要把找到它们。水里有珠宝,世人就会潜下水里去找寻,把清澈的深渊搞的很浑浊。世人有智慧,如果不隐遁起来,可能也会受到迫害。


圣人之道,为而不争。圣人在这里留下经文,并不是为了在世间争名,也不是为了在世间争利,只是为了世人的好,为了后世能够实现天下大同。圣人老子似乎看到了几千年后的今天了。这里也说明了他为什么不再世间争什么了,他要出关去隐居去了。圣人只是顺承天命,施行德化于世人而已。如果有什么成就,就不会与世人争功名。圣人慈悲世人,杨朱泣歧路,墨子悲染丝。杨朱见到分叉路口而哭,说可以南可以北,迷途的羔羊,你为何不思虑呢。墨子见染坊里面染丝而悲叹,说染于青则青,染于黄则黄,择染这件事不可以不慎重啊。每个人的自性本如同荷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然而放在这个污浊的世间就被恶事给污染了。耶稣也为迷途的羔羊而痛心。假使耶稣和杨朱在歧路上相遇,那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形呢?耶稣会不会安慰杨朱呢?孙思邈为得道圣人,对世人不分贫富贵贱,一视同仁的救治,为众生拔除病苦,可是唐太宗请他出来做官,他一直都没有答应。他隐居在钟南山的时候,与佛教律宗祖师道宣法师来往甚密。他曾说道,凡是大医治病,必然要内心静定,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众生之苦。如果有病重来求救的人,不得区分贵贱贫富亲疏,不得区分是汉人还是蛮夷,都同等的对待,把他们都当作自己的亲人来用心治疗。也不能够瞻前顾后,光考虑到自己的吉凶。看到对方的痛苦,如同自己也受到这样的痛苦一样,心里怀有深切的同情心,不要害怕险恶,也不要害怕辛苦,不分昼夜寒暑,能够承受饥渴疲劳,一心赴救病人。这样的大医,不是如同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吗?世人能不为之动容吗?如此才能够成为救助天下苍生的大医。如果不是则可能是巨贼了。孙思邈一生勤于著书,晚年隐居于药王山专心立著,直至白首之年,未尝释卷。老子的学问工夫,真实直捷的地方,尽在这里了。圣人写到这里勉励后世学人致力于道,绝学无忧。




老子道德经解  下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