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高明区探索引进乡村规划师,填补村庄规划空白
详细内容

高明区探索引进乡村规划师,填补村庄规划空白

时间:2021-08-09     人气:1209     来源:佛山日报     作者:
概述:盛夏时节,走进高明区明城镇坟典村湿地公园,酷暑天气似乎都被隔绝在外:这里流水潺潺,绿树成荫,鸟语花香,一派田园风光......


更合镇小洞村环境优美。/佛山日报记者洪海摄


坟典村一处步行栈道两边种满紫色小花。/(资料图片)佛山日报记者谢文骏摄


  盛夏时节,走进高明区明城镇坟典村湿地公园,酷暑天气似乎都被隔绝在外:这里流水潺潺,绿树成荫,鸟语花香,一派田园风光。任谁也想不到,仅仅几年前,这片湿地还是一处杂草丛生、水质浑浊的鱼塘。 坟典村的面貌改变,与高明区一次以问题为导向的制度探索密不可分。由该探索衍生出的一种全新职业——乡村规划师,为高明区村庄建设填补了规划不够科学甚至缺位的空白。 从2019年首批乡村规划师驻村至今,高明已有12条乡村在乡村规划师的指导下实现了面貌更新。这项由高明区自主开展的制度探索,将为佛山建设美丽乡村提供更多经验借鉴。

  村庄规划缺位,探索引进乡村规划师

  “你一个外人,凭什么插手我们村的事。”今年4月,乡村规划师梁嘉杰正式开启在高明的驻村规划工作。刚进乡村,他迎来的不是欢迎,而是村民的质疑。

  村民的质疑一度显得理直气壮。在高明,绝大部分农村是没有“规划”这个概念的。人们说起专业的地域规划,往往特指城市规划。偏居一隅的乡村,似乎与规划没太多联系。

  缺乏了规划引领,高明在推进乡村振兴中,不可避免出现一些现象:一些村把乡村振兴与打造景观简单划等号,争建大亭子、大牌坊、大公园、大广场,导致乡土味缺失,留不住乡愁;临时客串的城市规划师既不熟悉农村生产方式,也忽略村民长久以来养成的生活方式,设计的样板虽然漂亮,但对牲畜安置、农具放置等考虑不足,出来的效果不甚理想。

  能不能找到一批既懂农村,又懂规划的专业人才,以弥补高明乡村建设规划不够科学甚至缺位的空白?2019年,以坟典村纳入乡村振兴示范村建设项目为契机,高明区与广州匠城建筑规划设计咨询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委派规划师黄如波等人驻村指导规划。

  黄如波有着多年乡村规划建设经验,曾在东莞、韶关、雷州参与上千个乡村规划项目,也为高明200多条村庄做过乡村规划,熟悉高明地域文化。在他看来,高明村落形态保留较为完整,这些年各村、各镇街也积极寻求专业力量建设美丽乡村,乡村振兴已有较好的基础,接下来只要增强“蓝图落地”科学性和可操作性,避免“千村一面”,便是成功。

  当年10月,随着黄如波等人陆续到岗,以坟典村为试点,高明驻村规划师制度开始了探索。

  多方沟通协调,让规划“上下结合”

  明城镇坟典村位于云勇山脚,山水相依,农田丰沃,是高明首批4条乡村振兴示范创建村之一。黄如波担任坟典村驻村规划师后,在高明租房住了三个月。他仔细走访,认真调研,与坟典村村干部一起把关设计规划方案,跟进建设施工过程。

  走访中,他发现,乡村规划经过专家和政府部门的多重评审批复,方案一般没问题,但在工程实施过程中,设计图纸和具体施工就容易产生偏差。

  比如,看到老旧墙壁就刷新刷平,看到空地就铺上水泥,这种做法在农村建设中并不少见,如此往往也会抹掉农村乡土味,使乡村失去乡愁。不让乡村建设“跑偏”,成了黄如波驻村期间最重要的工作。

  纠正“偏差”,首先要实现宏观规划与民生诉求的有机统一。驻村规划师要深入了解村民群众真实诉求,对政府规划提出基层合理反馈,增强上位规划编制的科学性和合理性。

  比如,规划师们带着自己的审美进入乡村,在村居周围规划种植花花草草,但村民可能更想在庭院里开辟出种菜的地方,而且他们也没有经费和精力维护花草景观。黄如波便与村民们一起开辟出更加规整的种植空间,并为他们做上美观实用的篱笆。

  还有花池的修建,规划时是用砖头、石块等乡土材料,以此保存“村味”,但村民却希望贴瓷片或者刷白漆,认为这“更城市”。尽管这种做法放到农村有些不伦不类,黄如波还是想方设法进行了平衡。

  黄如波说,乡村规划师不仅是乡村规划决策的参与者,也是基层规划矛盾的协调员,是不同利益主体沟通的桥梁。通过这座“桥”,乡村规划由传统的“自上而下”模式向“自下而上、上下结合”模式转变,由按规范的“标准规划”向“沟通时规划”转变。

  “231”模式,让高明乡村“乡味更浓”

  乡村规划不同于城市规划,必须在审美上突出乡土美学,彰显乡村绿色生态之美,才能保证乡村规划、设计、建设符合国家宏观战略、城市发展定位。

  黄如波摸索总结出“两衔接”“三核查”“一核实”的“231”模式,增强乡村振兴“蓝图落地”的科学性。

  “两衔接”,是指设计方案要衔接规划方案,施工图方案要衔接设计方案;“三核查”,即平面放线环节核查、材料选择环节核查、景观实施效果环节核查;“一核实”,是建立竣工核实制度,参与多部门并联验收,对项目布局、配套、形态、风貌、质量进行规划核实验收。

  透过这套机制,黄如波成功为多项工程“纠偏”,帮助高明乡村保留原汁原味的乡土气息。

  已经成为坟典村网红打卡点的瀑布水坝,就是其中一例。在最初的规划设计中,这段水坝只是一项单纯的水利工程,没有进行乡土美学的考量。黄如波认为,这里只要简单收拾一下,即能成为乡村亮点,于是向村里提出“水坝不仅要发挥水利设施作用,还要兼顾乡土景观、留住乡愁”的建议。经过反复协商,并对村里8处景观节点进行修改,黄如波成功使水坝融入坟典乡村景观,并成为该村的标志。

  得到纠偏的,还有村里的青砖瓦房。这些瓦房使用的青砖虽然表面毛糙,看上去却有一种古朴的韵味,施工方原计划为它们刷上黄漆,这种做法不仅与岭南传统乡村风貌不符,也显得突兀。黄如波核查发现后,马上制止,终于为坟典村保留下古典韵味。

  从村美到村富,为乡村产业发展打基础

  乡村规划师的到来,为高明乡村振兴注入了一股强劲的专业力量。从2019年至今,全区已有12条乡村在乡村规划师的指导下实现了面貌更新,相关的农旅产业也渐渐兴旺起来。

  最早试点的坟典村,如今已是生态宜人、远近知名的网红村。湿地公园还未完工,就已吸引不少游客周末到访。接下来,该村还将导入项目、导入客流,增加村民收入,实现村民共同富裕。

  同为乡村振兴示范村的更合镇小洞村,利用村中丰富的红色革命文化,按照乡村规划师的建议,重修革命烈士纪念堂时大胆翻新外观布置,增强建筑和周边的融入感,成为高明区内有名的红色旅游景点。今年以来,到这里瞻仰先烈,开展党史学习教育的各界人士络绎不绝。

  靠近云浮市新兴县的更合镇吉田村,借力六祖禅文化,在乡村规划师帮助下腾出建设用地指标,规划好产业布点,着力打造香油产业园、动物实验中心、中药材种植基地等经济龙头,农民致富有盼头。

  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度,乡村规划师为霄陵村、塘下村、坟典村等12条村庄提出优化建议30多份,现场指导80多次。乡村规划师参与规划审查与行政文件将近144项,参加协调会40多个。

  市自然资源局高明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环境提升后,下一步就要引凤来巢。目前高明大部分农业产业项目都没有取得建设用地配套,接下来,该局将借力乡村规划师,做好农产新产业新业态的选址布局,为今后推动乡村产业振兴发展提供保障。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