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方寸之间的未来 ——石湾山公艺术的再发现
详细内容

方寸之间的未来 ——石湾山公艺术的再发现

时间:2020-08-27     人气:5838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admin
概述: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霍培英最近很忙。她的身影频频出现在山公微塑的科普讲座、微塑创作体验等活动上。她的微塑盆景、动物、人物、山公小件等70余件套作品,还首次集中在广东石湾陶瓷博物馆展厅以《指尖上的精灵——霍培英微塑作品展》的主题亮相。......

      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霍培英最近很忙。她的身影频频出现在山公微塑的科普讲座、微塑创作体验等活动上。她的微塑盆景、动物、人物、山公小件等70余件套作品,还首次集中在广东石湾陶瓷博物馆展厅以《指尖上的精灵——霍培英微塑作品展》的主题亮相。事实上,佛山这股“山公热”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在多场展示、论坛、科普、体验等活动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佛山这一独特的微塑技法技艺。

    “山公”往事▶▶曾开陈家祠边展边销先河

    “山公”是什么?“山公”是一个微缩的世界,是佛山人用陶泥施展的奇技绝活,更像极了现在大热的一个词语——场景。佛山人能够用陶泥将指定的场景浓缩在方寸之间。比如,霍培英此次就以中国古典文学为题材,可以将水浒英雄好汉浓缩在一个场景之中,亦可以将大观园有层次感的美景呈现在方寸之间。

    要问这“山公”的方寸究竟有多大?用一个火柴盒来衡量的话,甚至可以装到几十个小人,每个小人的形象也不会重复。在另一位微塑传承人、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冼艳芬的手中,一个火柴盒里一排可以放10个小人,一层可以放8排,一盒可以放3层。行业人说,精致入微、鬼斧神工的绝活,纯粹靠眼力来制作其实是很困难的,其实都是作者凭借着感觉、靠手和心来制作。

    今年已经从艺42年的霍培英告诉记者,能分能合,可聚可散,是微塑山公的一大特色,单个的山公或人物或亭宇,可以作为一件艺术品来欣赏,而将几件山公组合起来,亦可成为一件内容丰富或者带有故事性的艺术品。

    为了更好地传承石湾微塑艺术,提高石湾微塑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由广东石湾陶瓷博物馆主办的“窑望石湾·霍培英微塑艺术研讨会”在广东石湾陶瓷博物馆举行。围绕微塑艺术的这场研讨会,在总结佛山这项技艺的同时,更成为一场聚焦石湾山公如何面向未来找出路的研讨。

    的确,在人们的传统印象中,佛山作为陶瓷之都,出色的东西太多了。大师多、人物陶塑最厉害、动物陶塑又自成一派,这种情况下,似乎山公屈居一隅,没有太多重要的位置。而专门冒雨来到佛山参加研讨会的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原副馆长崔惠华,并不这么认为。

    她向佛山人讲述了一段陈家祠与佛山山公微塑的情缘。早在1999年,她们就曾专程来佛山寻找微塑,并最终在陈家祠举办了一次“新山公陶艺展”。

    她回忆说,寻访山公的过程中,当时的佛山人认为,佛山陶塑艺术百花齐放,山公在佛山陶瓷的历史中似乎默默无闻,陈家祠为何选中了佛山石湾山公作为展陈主题?而让佛山人没有想到的是,这场展览引起轰动,取得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

    “当时我们策划这个展览大胆进行了新的尝试,首先是在陈家祠最大的展厅举办,而且这次展览也是陈家祠首次尝试融入展销形式,这让很多参观者由此认识了石湾山公,并取得了可观的销售额。”她认为,山公是石湾保存最好的传统手工艺。“石湾山公和石湾瓦脊是石湾陶塑的两张名片,但是走的是两种不同方向。展览需要让更多人了解石湾山公,石湾山公是一种意塑,让观者懂得石湾山公的欣赏方式,在题材上,希望陶艺家能有更多的开拓与创新。”

    技艺之惑▶▶亟待突破的传承与传播困境

    在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冼艳芬的记忆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起学习山公微塑的年轻人,并非个个都坚持了下来。这个领域效益来得慢,需要坐“冷板凳”,对后来者、传承者都有着极大的考验。

    幸运的是,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陶塑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湾刘胜记第四代传人刘国祥的女儿刘智珊,则在几年前放弃待遇优厚的工作,跟随父亲潜心学习山公微塑。这些年,随着订购原作的藏家越来越多,让她这样的年轻人越来越有信心。

    “我的伯父廖坚从前是在花盆行工作的,新中国成立之后发掘、整理、提高传统工艺之时,他转做了山公。这是因为他擅长搞园林陶瓷,园林陶瓷最需要奇石山公的配合与点缀。但他并没有单独出售过一件山公作品。”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廖洪标认为,要回答石湾山公行业传承与何去何从的问题,就要回到这门艺术的本源。

    佛山微塑技艺的前辈标杆廖坚,生于1898年2月,一生勤奋。在新中国成立时就专攻山公微塑,有过“风雨归舟”“牧童晚归”等场景作品,还曾留下了用微塑创作的一百年前的石湾全景图。当时社会评价廖坚的作品颇得潘玉书作品的精髓。

    同时,从前辈标杆的创作主题来看,山公微塑一样可以观照现实。新中国成立后,廖坚曾经用微塑陶瓷做过水利工程图样,甚至做过战斗地形图,在广州物资交流会时,还做了一条石湾陶窑的模型进行展览。后来,北京的天坛、广州镇海楼等都成为他的创作对象。只有认真观察生活,作品才有生气。据说,当年为了观察西江船只和北江船只的不同,他专程到江边去观察后发现,西江船水路远,船长,形体较尖,渔船有双掌,单橹,还有撑杆。

    “我认为,现在的山公从技艺角度已经做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廖洪标认为,做山公要讲究内涵和意境,要想办法做好“人”、做到有诗意。接下来,山公微塑能否与奇石、植物、水流等跨界融合、相得益彰,不妨一试。

    而让人深受启发的是,此次《指尖上的精灵——霍培英微塑作品展》中,首次以奇石与山公微塑搭配,当方寸之间的渔舟,从奇石的洞中穿过之时,意境赫然升华,动感呼之欲出。这种跨界的融合与碰撞,让欣赏者过目不忘。

    石湾陶研究者刘孟涵则强调,人物必具神情,山水须辨地域。传神是石湾陶艺的精髓,而地域,也是石湾山水盆景的法宝,如果不看题目,一看便知道是岭南水乡,还是秦淮风月,抑或是燕赵崇山,欣赏者能够一眼区分出山公微塑西樵山和雁荡山的区别,那么石湾山水盆景将焕然一新,生机勃勃。

    “如果把石湾陶艺家比喻成‘火车头’,那么这个火车头做得已经非常好了,但是后面的车厢并没有跟上来。例如设计师、经纪人、画廊、评论家、策划人员等,如果这个生态链条完整了,石湾山公行业会更有复兴的希望。”石湾陶研究者纪文瑾则更倾向于从传播链条的角度重新定义石湾微塑。

    纪文瑾认为,现在很多年轻人并不是不喜欢传统,而是现在很流行“国潮风”,根据石湾陶瓷博物馆的统计,此次微塑展上,欣赏者的平均停留时间是超出其他陶瓷展览的。“石湾有很多保存完好的传统文化,但是在如何推动石湾山公微塑向现代性转化这个问题上,需要设计领域、策划领域、艺术评论等人士参与进来。”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佛山西站枢纽新城牵手建川博物馆,开创文博商业综合体新模式,成为南海文博市场发展一个新的标志性事件。近日,建川新中国百年博物馆签约落户佛山西站枢纽新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博物馆是城市的文化地标,是市民的精神图腾,展示着城市的人文环境和历史传承。2017年,佛山提出建设“博物馆之城”的目标,南海是其中的先行者。多个民营博物馆的建成开放,成为南海文化底蕴、文化魅力表达的一个重要方式。

        当前,国内多个城市都在积极发展文博经济,不但能提升城市影响力,更能给城市带来实实在在的收益。成都建川博物馆的成功提供了样本。建川博物馆的落户,是南海积极推动“博物馆之城”建设的成效,也为南海走出文博发展路径、提升城市竞争力打开了新的窗口。

        从成都来  

        建川情怀落地岭南

        “今天这‘约’签了,那,我余生剩下的一点光阴,就会搁这儿了。”8月18日签约仪式当天,樊建川起了个大早,在微博上透露即将与南海签约。这条微博收获了超30万的阅读量。

        流量的背后是外界对这位中国民间博物馆旅游第一人的关注。从1966年开始收藏生涯至今,樊建川已收藏超千万件藏品,在全国打造了50家展馆,因为特色鲜明、馆藏丰富,建川博物馆从川渝火遍全国。

        如何通过打造一批博物馆,带动文博经济的发展,乃至提升城市影响力与竞争力,已经成为国内很多地区关注的焦点,成都建川博物馆就是这一领域的佼佼者。

        建川博物馆总馆位于成都大邑县安仁镇,从2003年起开始筹备到2005年正式开馆,建川博物馆在安仁已走过了17个年头,累计接待观众超过2000万人次,有效带动和推进了安仁镇古街、公馆庄园、农业园区的开发利用,使其成为国内目前唯一的“中国博物馆小镇”和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为当地城乡统筹、产镇融合作出了积极贡献。

        如今,安仁镇有保存完好中西合璧的老公馆27座、现代博物馆36座、文保单位16处、藏品800余万件、国家一级文物343件,现存文物的价值和规模、拥有博物馆的数量,在全国同类小镇中已是首屈一指。而安仁镇所在的大邑县,一个原以农业为本底的成都远郊县城,在2018年实现旅游综合收入达到63.35亿元。

        建川博物馆的成功,也促使成都市政府对安仁文化产业的进一步扶持与推动。2019年,成都市正式公布了成都市建设世界文创名城、世界旅游名城、世界赛事名城、国际美食之都、国际音乐之都、国际会展之都的六个三年行动计划。

        在成都建设“三城三都”专项行动计划中提出,将以文博旅游为主导产业打造大邑安仁文博集聚区。

        “一个城市要有自己独特的魅力,最重要的还是文化魅力。”从安仁出发,樊建川正不断扩展着他的博物馆版图,由他探索出的商旅文融合发展模式——“建川模式”在各地生根发芽,樊建川将其归结为一种理念的输出。归根到底,还是其文博产业的外延。

        到南海去  

        耕耘一片文化热土

        签约仪式上,樊建川自述曾收到全国多个城市的邀请。

        “一年前,当南海的顾耀辉区长来找我谈合作之前,其实已经有很多地区的领导来找过我。但和顾区长一番洽谈下来,改变了我的想法。”樊建川表示,南海的务实与开拓精神,以及粤港澳大湾区的区位优势,让他看好佛山西站枢纽新城这样一个新开发的片区。

        吸引樊建川的还有南海深厚的文化底蕴。作为岭南文化发源地之一,南海发展文博经济优势显著。南海是粤剧、南狮的发源地,拥有被誉为珠江文明灯塔的西樵山。近年来,南海区政府高度重视文旅产业发展,聚焦文化旅游由柔性需求转变为刚性需求的发展趋势,把文旅产业与新能源、新材料、新一代电子信息、新型生物医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共同确定为南海产业的主攻方向。

        同时,南海提出要建设南海文化中心、南海艺术中心、南海体育中心三大中心,建设打造环千灯湖片区、环西樵山片区、环佛山高新区南海园三大博物馆集群,希望通过一系列的载体建设、产业发展,助推现代服务业发展,优化经济结构,同时满足人们的文化需求,留住高端人才。

        市场看到了南海的努力,也看到了南海的潜力。几年来,和樊建川一样,信任南海、托付南海的大文旅集团不在少数。

        由香港国艺娱乐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开发管理的西樵山国艺影视城于2010年底开始投资建设。10年深耕,西樵山国艺影视城已成为多部影视剧的重要取景地,并赢得了“北横店 南国艺”的美誉。

        有着中国演艺第一股之称的宋城演艺也于2017年宣布将其在珠三角首个项目落户南海,打造与《宋城千古情》相媲美的《岭南千古情》,将在西樵听音湖片区上演。

        南海本土的力量也在进一步被激发。

        千灯湖畔,大观博物馆已迎来超50万人次游览。这家以古代青铜器、铜镜、陶器和近现代钱币等文物著称的民营博物馆正逐渐成为南海的文化地标,也成为南海民营博物馆发展的典型代表。

        从以明清家具为主题的福厚博物馆到以观赏石为主题的玄憬龙博物馆,从以酒文化为主题的九江双蒸博物馆,到以睡眠文化为主题的源田博物馆、以华侨文化为主题的九江侨乡文化博物馆等多个非国有博物馆的建成开放,成为南海文博版图上的星星之火。

        民营博物馆丰富了南海馆藏数量,更成为南海城市形象的一面旗帜。南海,已然成为一片等待耕耘的文博热土。

        激活市场  

        文博力量撬动城市进阶

        签约当天,正值佛山西站正式开通运营3周年。从“建站”到“造城”,佛山西站枢纽新城通过引入建川百年博物馆,激活城市建设新活力,这种思维改变的背后,是南海城市进阶的直接表达。

        按照规划,建川新中国百年博物馆项目将创新发展“博物馆+”模式,融合文旅、商业、酒店等多种业态,打造建筑面积约40万平方米的文博商业综合体。其中约9万平方米用做展厅,其余部分发展酒店、论坛、研学、培训等业态,通过把整个综合体打造成景区,实现文博与商业之间的平衡。

        这是樊建川所擅长的,也是南海所渴求的。在安仁建川博物馆,樊建川将数十个博物馆汇集在一起,并进一步将各种业态的配套如酒店、客栈、茶馆、文物商店等汇集在一起,让这些配套设施呈现亚博物馆状态,形成集藏品展示、教育研究、旅游休闲、收藏交流、艺术博览、影视拍摄等多项功能为一体的新概念博物馆,带动当地文化导向型城市建设。

        以创建广东省城乡融合发展改革创新实验区为契机,南海正致力推动城乡全域空间再造,重塑城市发展肌理,重构城市建设底层逻辑。过去围绕货物、制造业流转的建城思路正在升级。

        如今,南海的城市建设更加以人为本,也更加柔性。以佛山西站枢纽新城为例,作为南海区重点打造的战略发展新平台,去年,佛山西站枢纽新城正式对外发布城市发展蓝图,提出建设容纳百万人口的佛山城市副中心,宜居宜业宜商的未来城市“客厅”。

        打造城市副中心,首要解决如何聚拢人气的问题。对此,南海提出,将创新以文博商业综合体模式,通过文博大IP引人流、聚人气,探索高铁枢纽新城的建城之道。

        从物流到人流,文博市场的异军突起,既改变了制造业城市的链条逻辑,也填补了制造业时代的需求短板。这种变化,正是南海城市进阶所渴求的。

        在安仁小镇所在的大邑县,已经找到“成都的国际会客厅”定位,核心其实是打造一个人城境业共生的场景。

        佛山西站枢纽新城位于综合实力位列全国千强镇第二名的狮山镇,背靠广佛两个万亿级城市,正致力打造粤港澳大湾区辐射带动泛珠三角区域发展的西门户,争创粤港澳大湾区制造业和服务业融合创新试验区,为城市发展提供高品质的配套服务和核心支撑平台。如何在高铁时代的快节奏与文博行业打造的慢生活中找准结合点,从人流集散地转变为目标地,佛山西站枢纽新城的探索才刚开始。

        ■观点

        南海区区长顾耀辉:

        强化四大功能

        构筑南海文化产业

        发展新优势

        文化产业是绿色朝阳产业,是南海构建“两高四新”现代产业体系中的重要一环。近年来南海加大了对文化产业的扶持力度,一批龙头项目抢滩进驻。除了经济效益,南海还期待文化产业带来什么?

        南海区区长顾耀辉接受南方日报专访时表示,文化的力量无穷无尽、无处不在,许多工作与文化实现有机结合后,往往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南海区政府高度重视文化产业发展,将文旅产业作为“两高四新”现代产业体系重要一环大力发展。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专门提出“文化引领”的概念,目的就是充分发挥文化的力量,带动引领各项工作开展。

        具体来说,南海希望强化文化“融合”“创新”“带动”“输出”四个方面的功能。

        通过推动文商旅创融合发展,引领消费市场升级。“目前,我们在推动文商旅创融合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比如集中力量打造了西樵山5A级景区,以岭南文旅小镇建设和宋城·佛山千古情景区落户为抓手,加大听音湖片区开发建设力度,推动文化与旅游融合。”此外,南海正大力打造粤港澳大湾区电竞文创产业中心等载体,引进了深圳人人体育等一批项目,推动文化与创意融合发展。

        南海区还积极鼓励文化资源创新发展,结合市场需求对历史文化进行挖掘包装,打造出大量优秀的文化产品。比如,支持南海香云纱、南海藤编等非遗项目和传统手艺,通过文创打造成为具有强烈南海文化烙印和强大市场活力的“网红”产品,促进南海优秀文化资源转化为优势产业。

        顾耀辉表示,文化还能带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作为生产性服务业,文化特别是文创产业可以积极赋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比如,通过引入洛客华南供应链与研发中心,为南海传统制造业引入创意设计资源,有力提升了产品设计附加值;通过发展网红经济,帮助南海制造业企业扩大内销市场。

        最后,顾耀辉认为文旅产业还肩负着输出城市文化的使命。近年来,南海通过大力发展电竞和移动互娱产业,使南海城市品牌形象趋于年轻化。去年首次将“南海醒狮”IP与腾讯电竞开展新文创合作,推出《王者荣耀》专属皮肤“狮舞东方”,通过电竞游戏平台成功向海内外庞大的年轻玩家群体推广南海文化,从而提升了南海城市影响力。

        展望未来,顾耀辉表示,为了进一步强化文化引领作用,南海提出积极打造高质量文化导向型名城的目标,并确立东部“文化+创意”、中部“文化+商业”“文化+科技”、西部“文化+旅游”的文化产业发展新格局。

        南海将按照这一布局,采取“因地制宜、错位发展”的措施,重点发展影视制作、电竞文娱、专业设计等创新先导型、内容主导型、智力密集型、资本密集型产业,打造千灯湖休闲街区、平洲玉器街、听音湖片区等一批特色鲜明、吸引力强、城市名片式的特色街区,建设一批业态集聚、创新效应凸显的文旅产业园区,形成东部有电竞文娱、中部有建川新中国百年博物馆、西部有宋城·佛山千古情景区等几个创新示范、辐射带动能力强的产业重大项目和平台,全面构筑南海文化产业发展新优势。

        中央电视台南海影视城

        1996年建成,以影视拍摄服务为主的仿古建筑群,兼具观光旅游、文化娱乐、休闲度假等功能。

        九江双蒸博物馆

        2009年建成,国内首个米酒博物馆,致力于九江双蒸酿造技艺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推广,现已成为九江酒厂和九江镇的文化名片。

        西樵山国艺影视城

        2010年迎客,是全球首个集影视、旅游、休闲与宗教于一体的综合项目。

        福厚博物馆

        2011年建成,南海第一家民营博物馆,以明清家具为主题,展出有600多件古家具、书画、陶瓷等展品。

        南海博物馆新馆

        2013年开馆,集收藏、保护、研究、展示和学术交流于一体的多功能综合性博物馆,是展示南海历史文化、西樵山文化、广府文化的重要场所。

        康有为博物馆

        2018年建成,位于丹灶镇苏村康有为故居西北侧,通过文物陈列、场景模拟、交互式媒介等展示康有为的生平和成就。

        广东大观博物馆·岭南金融博物馆

        2018年开放,藏有古代青铜器、铜镜、陶器和近现代钱币等文物达1.2万余件,是全国一级文物最多的非国有博物馆。

        珠三角工匠精神展示馆

        2018年建成,重点呈现近百年来珠三角工业发展及工匠精神的发展历程,是展示珠三角制造业创新发展的第一门户、广东最大的工业类主题展馆,也是全国最大的工匠精神展示馆。

        宋城·西樵山岭南千古情景区

        位于南海西樵听音湖片区,2018年正式动工,该项目定位为岭南文旅龙头项目,将打造成辐射全国的岭南文旅目的地。

        建川新中国百年博物馆

        项目位于佛山西站枢纽新城城市中轴线,建筑面积约9万平方米,由建川博物馆提供约100万件/套藏品,首期开放运营不少于70个馆,之后每年将增开一个馆,将建设约100个年代特征鲜明的博物馆。

    阅读全文
  •       8月27日,“2020年广东省‘中国体育彩票’青少年武术散打锦标赛”在佛山岭南明珠体育馆拉开序幕。本次比赛将持续到8月29日。全省318名运动员将在佛山竞技。

          据了解,全省共有广州、深圳、汕头、佛山等17个城市、318名运动员、55名领队教练工作人员参加本次比赛。比赛采用单败淘汰制,进行个人赛,分三日举行,共设置18项竞赛项目,包括男子甲组(52公斤级、56公斤级、60公斤级、65公斤级、70公斤级、70公斤以上级)6个项目,男子乙组(48公斤级、52公斤级、56公斤级、60公斤级、65公斤级、65公斤级以上级)6个项目,男子丙组(44公斤级、48公斤级、52公斤级、56公斤级、60公斤级、60公斤级以上级)6个项目。

          赛事裁判组相关负责人表示,青少年武术散打锦标赛的举办将为后备力量的选拔起到重要作用,比赛的优秀远动员将会被选拔到省队。“今年有318名运动员参赛,是近年来参赛人数最多的一届。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武术散打项目在群众中的普及、接受程度、认可度都在提高。”该负责人说。

          佛山队教练李朋说,今年佛山队派出了36名运动员参赛。其中,甲组70公斤级项目较有优势。大赛前运动员们积极备战,利用暑假时间在集训。

          据了解,本次赛事是继2017年第一届亚洲杯武术散打比赛(散打类国际级体育赛事)之后再次举办的武术散打盛事,是贯彻落实市委、市政府打造佛山“世界功夫之城”工作部署的重要举措,将进一步提高佛山武术技术水平,推动佛山武术散打运动的发展,擦亮“佛山功夫”名片。

          佛山作为中国南派武术发祥地,武术文化底蕴深厚,群众基础广泛,自古以来武术名人辈出,涌现出黄飞鸿、梁赞、铁桥三、张炎、李小龙等武林名人,近年来培养出边茂富、李海明、王旭勇、徐新雷、王强、姜春鹏等16名优秀散打运动员,其中边茂富、李海明获得世界散打锦标赛冠军,并获得国际健将,王强获得亚洲锦标赛冠军。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