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佛山粤剧粤曲名伶 开启唱腔流派群芳各领风骚
详细内容

佛山粤剧粤曲名伶 开启唱腔流派群芳各领风骚

时间:2020-08-23     人气:2095     来源:佛山日报     作者:admin
概述:作为粤剧故乡,佛山的文化底蕴深厚,群众基础广泛。在清末和民国时期,看戏几乎成为佛山人的日常,无论贫富贵贱,耳闻目染之处,皆有弦歌锣鼓。这样的社会氛围,培养了一大群高质量的戏迷,更培养了大批粤剧人才。......

  粤剧是佛山一张亮丽的名片。

  作为粤剧故乡,佛山的文化底蕴深厚,群众基础广泛。在清末和民国时期,看戏几乎成为佛山人的日常,无论贫富贵贱,耳闻目染之处,皆有弦歌锣鼓。这样的社会氛围,培养了一大群高质量的戏迷,更培养了大批粤剧人才。

  在民国的粤剧舞台上,佛山籍的艺术家们占据了大半壁江山,是粤剧中兴的重要力量。重要唱腔的创始人中,佛山籍的占了大部分。在那个时代,粤剧名伶辈出,生旦净末粉墨登场,在时代大潮中尽得风流,彰显艺术荣光。

  千里驹艺术炉火纯青德行垂范后人

  “北有梅兰芳,南有千里驹。”千里驹,粤剧一代名伶,粤剧艺术从晚清到民国的承前启后者,是影响深远的跨时代人物。

  千里驹原名区家驹,1888年出生于顺德乌洲乡(今伦教乌洲永兴街)的一个破落读书世家,其父是一个不得志的穷秀才。父亲过早过世,11岁的他便投奔舅父的木器店做学徒。由于爱听戏、看戏,后来改学演戏,跟随当时著名的男花旦扎脚胜学习,后拜师惠州班小生架架庆,辗转穷乡僻壤。

  在小规模的戏班中,千里驹一专多能,谙熟了各个行当的技艺。在一次演出中,由于正印花旦生病、第二花旦怯场,千里驹临时救场,谁料大获成功,得到观众和同行的肯定,从此,他便开始专工花旦。后来受人赏识,千里驹到“省港第一班”人寿年班演戏,得到迅速成长。他在师承前辈之余,还有所创造和发展,最终挑起了大梁。

  他的艺术鼎盛时期都是在人寿年班度过的,被称为人寿年的“招牌钩”,也就说,没有他就挂不起那块金字招牌,可见其艺术地位。

  除了艺术造诣上深受赞誉,千里驹在德行上更是为世人所称道。

  旧时艺人容易染上江湖恶习,但千里驹对自己要求非常高,不抽烟、不喝酒,生活简朴,台上台下作风严谨,被赞誉为“伶圣”。他非常有自律精神,认为艺人应该洁身自爱,并希望通过戏剧承担社会责任,挽救世道人心。

  此外,千里驹善于奖掖后进,成就他人,在行业内有口皆碑。以前,很多名伶和前辈都会有“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保守想法,但千里驹不一样,他愿意无条件地栽培后辈,德高望重而没有任何架子,谁有困难都会解囊相助。经他提携的人后来都为粤剧发展作出了贡献,甚至成为粤剧发展的中坚力量,如薛觉先、马师曾、白驹荣等。

  1936年,48岁的千里驹倾尽生命热情,走完了他的艺术人生之旅。出殡时,灵车过处,万人空巷。他用发自肺腑的艺术创造和彪炳斯世的德行赢得了戏迷和同行的崇敬。

  五大唱腔风格自成一派展现粤剧魅力

  从乡村戏棚到城市戏院的商业化进程中,粤剧不断革新发展,其中一个重要变化,就是在唱法方面,艺人开始弃用子喉(假嗓子),改用平喉(自然的真声)。

  改用平喉后,粤剧曲牌更加丰富,演员发挥空间大,表现手法多样。他们在长期的演唱中渐渐形成自己的格调,自成体系,形成唱腔流派。在众多流派中,影响比较大的有薛腔、马腔、白腔、廖腔、桂腔,创始人分别是薛觉先、马师曾、白驹荣、廖侠怀、桂名扬。5人均来自佛山,都是粤剧史上不可复制的传奇人物。

  薛腔由薛觉先开创,是五大粤剧唱腔中影响最大的一派,注重字、腔的细腻处理,将粤语音韵与声腔旋律完好统一,彰显粤音粤韵的独特声韵个性。其唱腔温文尔雅、深情婉转、行词艰深,富有感染力。薛觉先对于腔调的规律比较重视,即使在新创的腔调中,也做到段落分明、很有条理、顺理成章,一点不造作。所以,许多注重唱功的观众都非常喜欢他的腔调。

  马师曾所创的马腔则行腔新奇独特,在击破旧腔上非常彻底,从咬文嚼字的旧词调中冲出来。他早年独创的“乞儿腔”,吸收了民间的叫卖声,行腔沙哑短促,吐字清晰明快,吸收大量的方言俗语和衬字拖腔,形成亦白亦唱、字多腔少、诙谐幽默的艺术风格。20世纪50年代后,他又改攻老生,着力追求典雅沉郁、苍凉刚劲的韵味,开拓出厚重而丰富的艺术表现力。

  白腔开创者白驹荣对粤剧最大的贡献就是推动平喉的运用。改革后的平喉柔和动听、咬字准确、吐字清楚,容易被观众接受,很快就流行开了。由于娴熟地使用了平喉演唱,他不仅对南音等板式进行经典性的演绎,而且通过降低粤剧梆、簧的传统定调的舞台实践,完善了粤剧平喉的演唱技法,带来粤剧声腔发展的新局面。

  此外,“四大名丑”之一、“千面笑匠”廖侠怀节奏爽朗、顿挫分明的廖腔,以及桂名扬刚柔并济、抑扬顿挫的桂腔,都各具特色,红极一时,成为当时影响力巨大的流派。这5位艺术家,都在粤剧表演上展现了自己高超的技艺,更通过自己的创造力为粤剧发展注入汩汩活水。

  小明星邓曼薇生于女伶盛世独创星腔唱法

  粤剧与粤曲,可谓岭南艺术花园中的一对并蒂莲。它们相互交融,互为借鉴,兼容并蓄。

  随着粤曲文化的兴起,大批专业女伶走红歌坛,她们中有些人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和唱腔,自成一家,甚至形成自己的流派。邓曼薇就是其中一人,她独创的星腔低回婉转、缠绵悱恻,受到广大歌迷的喜爱,至今仍有人传唱。

  小明星邓曼薇1911年出生于三水,家境贫寒,自小被江湖艺人收养。她很有音乐天赋,酷爱唱歌,尤其是粤曲,于是养母把她送去学艺。她先后拜叶贻孙、钟德为师,专门研究平喉旋律。因其歌喉清丽自然、潇洒绮丽,便正式开始卖唱生涯。

  后来,邓曼薇结识了撰曲家王心帆,王心帆介绍她唱《欲哭潇湘》,一曲唱罢,全场轰动。王心帆还为她撰写过许多新曲,包括流传后世的《长恨歌》《故国梦重归》《秋坟》等,一曲《痴云》更是奠定了星腔的基础。

  星腔出淤泥而不染,朴实无华、严谨雅致,却又回旋跌宕、温柔妩媚,邓曼薇以星腔演唱不到三年时间,便名满艺坛,成为“平喉四杰”之一。星腔被薛觉先等粤剧大家模仿和吸收,还影响了梁荫棠等在内的许多粤剧艺人的艺术生涯。

  邓曼薇短暂的一生曾唱过《秋坟》等近30首粤曲,多表现忧伤、痛苦、别离、哀悼之情。这些哀伤缠绵的歌调,也正是她人生的写照。邓曼薇性情娴雅,追求纯真的爱情,却屡次被命运捉弄,情路坎坷,这也让她陷入深深的绝望,自杀三次未遂。

  人世的寒凉和内心的创伤化作一首首悲歌。1942年,年仅31岁的邓曼薇在卖唱的现场咯血倒地,一个月后便告别人世。才华横溢的一代大唱家,就这样与世长辞,不禁让人扼腕叹息。但她留下的低回婉转的星腔唱法,成为了催人奋进、激越千秋的宝贵财富,至今仍被传唱。

  史料提供:佛山历史文化丛书编委会编辑部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上周六,位于高明的大型文旅项目绿地拾野川部分景点开放:一木客栈正式营业、南越古镇亮相,还有猫头鹰自然教育营地、凤栖餐厅、云淼泳池等大量相关配套也同步开放,吸引大批游客前往。

    高明拾野川别墅样板房。/陈海生摄

      绿地拾野川是绿地集团在高明打造的大型文旅项目,集文化、客栈、餐饮、休闲度假于一体,也有小面积洋房及别墅在售,是佛山近年来涌现的一批文旅地产代表之一。此外,佛山在开发的文旅地产综合体项目还有顺德华侨城、美的鹭湖、南海湾等,不少项目文旅人气鼎盛,房地产销售平稳。这期,带你盘点一下佛山的文旅地产成长历程。

      文旅地产更具经济推动力

      相比传统房地产开发,文旅地产规模大、涉及业态多,需要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但为何开发商都纷纷试水?究其原因,文旅产业对经济发展有强大的推动作用,可以调节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关系,有利于传统服务产业的升级;对城市消费市场有很强的拉动能力,同时对促进就业也有积极作用;对相关产业资源整合利用、效益增值有促进作用。因此文旅项目相比传统的房地产,更容易受到政府重视。但文旅地产不同于普通地产项目,更考验地产商的开发能力、资源整合能力。

      从近几年文旅地产的资金走向来看,多元化特征十分明显。景区、酒店仍然是主要的投资主体,但将旅游功能、文化功能、体育功能、商务功能、社区功能等进行有机结合的旅游综合体项目备受市场关注,以突出各功能服务为核心产品的旅游平台、特色小镇、精品民宿、冰雪旅游、汽车露营等项目均受到关注,成为投资新热点。

      根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国内百强房企中,已经有57%的房企涉及文旅地产领域,其中,至少已有10家房企专门成立文旅集团公司,仅2019年各省市重点文旅项目就超过100个。

      2019年,佛山正式印发了《佛山市加快文化产业发展若干政策措施》,多举措推动佛山文旅产业融合发展。近几年,佛山也加强了特色小镇建设,其中也包含文旅项目建设,在去年佛山公布首批市级特色小镇验收命名名单,美的鹭湖度假小镇榜上有名。

      据今年3月份发布的《广东省2020年重点建设项目计划的通知》上,佛山共有10个文旅体项目被纳入,其中涉及文旅地产综合体项目包括:佛山绿地香港金谷朗亲子文旅项目(绿地拾野川)、佛山顺德华侨城欢乐海岸项目、佛山南海西岸旅游产业项目(南海湾)、佛山美的·皇朝白鹭湖森林生态旅游度假区。

      项目成为城市名片

      佛山文旅地产兴起也有近十年。近年来随着一些外来实力文旅运营商的进入以及经验积累,出现了一些成功案例,例如岭南天地、顺德华侨城、美的·皇朝白鹭湖森林生态旅游度假区等。特别是岭南天地,通过将历史古建与旅游、商业相结合,成为了佛山城市的一张重要名片。

      而华侨城本身就是做旅游起家,顺德华侨城又处于顺德新城区核心位置,拥有优越的文旅基因及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欢乐海岸自去年开业以来,人气持续高涨。但回顾其发展历程,项目前期也用了五六年时间在做配套的住宅项目开发和销售。

      而美的·皇朝白鹭湖森林生态旅游度假区,以高明山水生态资源为蓝本,涵盖白鹭湖生态保护区、商业街区安纳希小镇、花海景区爱丽丝、主题乐园森林探索王国以及汽车营地、茶场、农场、温泉等多元化旅游项目,属于旅游业态比较全面的大型文旅项目,开发已进入成熟阶段,人气也较旺。

      高明绿地拾野川,同样以房地产开发为先导,近期首次开放部分文旅配套,包括南越古镇部分景观、客栈、餐厅等。

      度假日常回归诗意栖居

      房地产开发上,部分项目也步入正轨。

      美的鹭湖森林度假区目前院墅新品,建筑面积约130~150㎡。

      拾野川由于先开发别墅及公寓产品,目前在售的是95~155㎡的创新坡地小别墅,罕见15~30°坡地双层建造,0.25超低容积率,南北入户,户户独门独院、享超大内外双庭院,让度假日常回归诗意栖居。温泉旁50~80㎡的小洋房,70年产权,带精装交付。

      据绿地相关负责人介绍,至今该项目已售出超1000套别墅及洋房,“客户认可项目定位的生活理念与产品设计,其中最打动他们的是与大自然的互动体验。来拾野川,追求回归自然、回归恬静,重寻一份亲切、质朴”。

      顺德华侨城也是住宅开发先行者,早在2015年就开始推售住宅产品,已开发多期。

      相关链接

      1

      业内声音

      朱伟德(中原地产佛山公司策略研究中心负责人)

      结合特色文化方能做大做强

      文旅地产项目开发专业性强,需要专业的文旅运营团队。另外项目规模大,确立市场品牌需要时间,在市场中磨合,需要长周期大投入才能取得较好的回报。因此,文旅地产项目的成败,不但取决于开发商的实力与理念,还需要政府前期介入规划。

      佛山的文旅地产,更需要开发商结合佛山的岭南文化特色,做出特色,才能吸引珠三角乃至其他地方客户,形成良性闭环,做大做强。

      麦少莊(广东粤湾数据研究院总监)

      进一步挖掘提升内涵

      近十多年以来,佛山文旅发展较快,目前已经趋于多元化。但在内涵发掘方面滞后于长三角等区域,必须进一步提升。

      佛山文化旅游地产早期是针对市民周末度假的大中型度假村,比如君兰高尔夫庄园、南海西岸的中旅银湾等,模式比较单一。后来发展到利用民俗资源或自然资源打造新的文旅品牌,如岭南天地、美的鹭湖、三水南山十二院等。还有就是引进成熟的文旅品牌,比如顺德华侨城,南海西樵千古情等。佛山将推出的东平河夜游也是一种有益的尝试。佛山文旅产品已经很丰富了。

      目前佛山开始推广全域旅游,佛山的文旅产业发展前景可观。但是要注意两个问题:一是佛山部分街镇的文旅项目系统规划不足,未形成旅游资源的集聚效应,仅赖于本土周末旅游效应,对外吸引力不足;二是佛山应该充分利用传统文化底蕴与自然资源,挖掘当地的祠堂、龙舟等历史文化方面的资源,盘活美丽乡村。

      文旅项目投资回报期很长,风险大。投资者必须对项目进行深入研究、考察后再出手投资。

      相关链接

      2

      他山之石

      广州融创乐园:

      多元娱乐复合体

      广州融创乐园位于广州市花都区,2019年正式开园,拥有华南室内滑雪场、广州融创雪世界、华南室内恒温水乐园、广州融创水世界等8大业态。可以说是以水上运动、冰雪运动为主的,与度假、休闲相结合的“多元娱乐复合体”。打造一站式生活娱乐中心。

      长白山国际旅游度假区:

      观光到度假的升级

      长白山国际度假区是万达集团投资的高端山地度假体验地。项目占地21平方公里,距离著名的长白山天池风景区约20公里。将长白山独有的资源优势与项目建设完美结合,主要建设旅游新城、高档酒店群、大型滑雪场等,具有四季健身、运动、休闲的高端旅游功能,是中国旅游产业实现由观光到度假升级的代表性项目。

      拈花湾:

      开创“心灵度假”新模式

      灵山小镇·拈花湾位于江苏无锡,围绕江南小镇特有的水系,规划了“五谷”“一街”“一堂”的主体功能布局,涵盖会议、酒店、度假房产、商业街区等,打造出一个自然、人文、生活方式相融合的旅游度假目的地,开创了“心灵度假”的休闲旅游新模式。

    阅读全文
  •       村里到处只有农田和荒地,出行靠“艇来艇往”,构成了70岁禅城张槎莲塘村老村民陈有光对往昔最深刻的记忆。

          从几十年前耕田划艇谋生,到如今繁荣发展路路畅旺,村民生活质量全面提升,莲塘村不断书写勤劳致富的精彩故事;从桑基鱼塘时代的草艇竞技,到近年国际赛事落户、现代化场地建成,莲塘村人不断传承发扬龙舟龙狮优秀传统文化……

          在莲塘村村民忆苦思甜的讲述中,生动反映出莲塘村经历的跨越式发展,以及村民生活发生的巨大变迁。

          从耕田划艇谋生到路路畅旺

          在河涌纵横的莲塘村,上世纪60年代,家家户户过着以艇代步的日子。当时才10多岁的陈有光已经要帮着母亲张罗生计,和邻居们结伴划着草艇,捎上农产品,来到上沙、南堤、沙堤甚至石湾一带去卖。

          早上五六时,天还没破晓,他们兄弟几人就得爬起来,摘豆角、割丝瓜。七八公里外的上沙看着不远,但陈有光他们划船,一路晃荡近两个半小时才能到达。赶在上午10时前,来到上沙的蔬菜出口站卖出手中瓜果,才能松一口气。

          到了上世纪70年代,街上的自行车多了起来,村民来往范围不断扩大,慢慢就告别了只能划艇卖菜的生活。

           莲塘村龙舟训练基地。/佛山日报记者谭兼之摄

          从上世纪80年代起,村里涌现的大学生越来越多。上世纪90年代,莲塘建起了新村,村民们纷纷告别旧砖屋,住进了新房子。光叔说,自从进行古村落活化建设、美丽文明村居等民生工程后,如今莲塘村愈发整洁美丽,还充满了现代化气息。

          从小草艇比拼到迈向现代化国际化

          在桑基鱼塘的年代,除了划艇谋生,划艇竞技也给老一辈留下了深刻记忆。莲塘村龙舟协会会长陈明灯还记得,在他几岁的时候,村里有过百艘艇,也出了很多划船高手,经常到珠三角以及肇庆、广西等地参加龙舟比赛。

          灯叔介绍,那时最流行五人草艇项目。然而,当时没有电报,更没有通电话,“民风相当淳朴,大家非常诚信,哪个地方有什么龙舟比赛,就一个人传一个人这样传话过来。然后村里人组队出动,带着草艇外出参赛。”灯叔说。

          出赛过程也相当于一部“历险记”。“例如走水路到广西梧州参赛,途中就找同姓兄弟村借宿一宵,睡上五六个小时又沿河道出发。足足划两天才到梧州,抵达后休息一天,然后比赛。”灯叔说,尽管过程辛劳累人,但也浇不灭莲塘村人心中热爱龙舟传统的一团火。

          到2013年左右,张槎街道办起了国际龙舟赛,引来省内外的关注目光。陈明灯从那时起成为村里龙舟队教练。

          “现在和旧时截然不同,队员划上了国际标准的龙舟艇,还能在水清岸美的汾江河欧洲工业园段河道里进行练习和比赛,场地既安全又美观。”灯叔介绍,村里龙舟队规模也不断壮大,从2014年的70人变成目前过百人。其中二三十岁的青年队员也超过40名。

          莲塘村龙狮团非常有名获奖无数,图为年青的队员们在苦练技术。/佛山日报记者谭兼之摄

          近年,莲塘村竞速龙舟发展迅速,成了张槎龙舟赛的常胜将军。村民自发组建莲塘龙舟协会,从去年开始,村里还设置了专门的龙舟基地。一如以往,龙舟赛传统习俗发挥出强大的凝聚力,每次赛事后都会发动村内进行筹款,用来孝敬村中老人。

          除了不断“走出去”提升实力,莲塘村还翻修村内的老龙舟,挖掘当中的历史文化故事。

          从“鸡同鸭讲”到新型村民不断涌现

          近些年,莲塘村不仅对村内通信、电力、道路、环卫、河涌等民生设施进行全面优化,还建立了新村旧村之间的文化核心区,发扬龙狮、龙舟、书法等莲塘优秀传统文化。

          最为典型的变化,就是打造莲塘公园,复建了清湾书社、太史第、主帅庙,新建了康乐祠、“禅狮圣域”牌坊和三层龙狮大楼,一系列古式建筑地标,散发出浓厚的历史文化韵味。

          “十多年前,说粤语的村民与外地租房客,就像鸡同鸭讲。”陈有光说,以前,莲塘的本地人和外来务工人员界限分明,随着公共文化设施布局完善,新老村民有了一起活动的平台,让村中凝聚力明显增强。

          莲塘村还通过开展“好家风好婆媳”“敬老文明号”等评选活动,借先进典型人物的实际行动,让文明风尚由抽象变成具体,新型村民不断涌现。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