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海里水百花宴,来一场浪漫之旅
详细内容

南海里水百花宴,来一场浪漫之旅

时间:2020-08-04     人气:195     来源:佛山日报     作者:admin
概述:里水人爱花,于是费尽心思将百花收藏在四季之中。在绵长的时光里,他们将味蕾逐一打开,品味春的娇媚、夏的热情、秋的温婉、冬的缤纷。......

  里水人爱花,于是费尽心思将百花收藏在四季之中。在绵长的时光里,他们将味蕾逐一打开,品味春的娇媚、夏的热情、秋的温婉、冬的缤纷。

  盛夏时节,行走里水镇贤鲁岛,空气中满是诱人的甜香。这香气,便是里水人引以为傲的作品。百花默默绽放出点点芬芳,蕴含丝丝清雅,在不知不觉中,用自己的方式回应着里水人的热爱。

  而浪漫的里水人也不负这清雅与芬芳,把五颜六色的鲜花写入菜品,也将五光十色的心意放入其中。百花茶饮、天顶玫瑰鸡、金莲花炖汤……他们用非凡的想象力,将其转化成令人叹为观止的风味。于是,百花便在舌尖上迎来第二次绽放。

  如今,这花香召唤着人们一路追随。食客们远道而来,荡漾在这香气四溢、颜值爆表的花花世界里,饮一口花茶,尝百花盛宴,赴一场视觉与味觉的华美约定。

  浪漫之旅幸福像花儿一样

  近年来,依托中国香水百合名镇、梦里水乡百花园等名片,里水以花为主题,推出梦里水乡百花宴,希望以此带动当地现代观光休闲农业的发展,为南海推动乡村振兴贡献里水力量。

  于是,里水镇内各酒楼纷纷响应号召,陆续推出独具特色的百花宴系列菜品,里水镇贤鲁岛的领航御膳便是其中之一。

  梦里水乡百花香,鲜花入菜正当时。花和水的结合,是最绝妙的浪漫搭配。在领航御膳内,食客们感受着这独特的水乡风情,拥抱花儿的芬芳,把烦躁和焦虑隐藏起来,将浪漫和幸福安放在这百花宴中、收藏进味蕾里。那些烦恼,便在一饮一啄间,随风而逝。

  古往今来,食物就像忠实的信使,传递着厨师的心意。要赋予食物这般魔力,则需要厨师付出真心。

  “食材不新鲜,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上等美食。”领航御膳负责人叶韬对食材的要求十分严格。为了保证食材新鲜,领航建起了自己的驿站,在这将近50亩的土地上,他们种植了大量的蔬菜瓜果、桂花和鸡蛋花,随摘随烹。

  带着迷醉的心思从这里摘下一朵花,一股清新淡雅的气息,立即在手中荡漾开来。“从摘下花,到将菜肴端上餐桌,整个过程只需要20分钟左右。”叶韬说,食材上桌前经历的周期越短,做出来的菜品越称得上完美。

  经过一番烹饪,百花包裹着厨师对食材的高标准要求,散发出扑鼻的清香。这香气,将厨师的心意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而食客们,则用津津有味的品尝,回馈这难以复制的美味。

  如今,食客们来这里品尝百花宴,成就一场浪漫之旅。这种浪漫,是内心的安定以及生活的乐趣。他们将目光集中到眼前的一蔬一饭间,透过这令人垂涎的百花香气,在快节奏的生活与世外桃源间自由切换,将浪漫寄托在这美味佳肴之中,渐渐品出幸福感。

  在里水镇贤鲁岛,一眼望去都是一片片浪漫花海,“幸福像花儿一样”的口号已经深入人心。里水人和远道而来的食客们相信,这百花的清香,能带来不期而遇的温暖和生生不息的希望。在这里,他们将心灵打扫干净,迎接这浪漫清雅的美味盛宴。

  或许,对于他们而言,在闲暇的时光里看百花盛开、品百花宴,便是一件最幸福的事。

  味蕾之愉花不醉人人自醉

  一朵花,原本要经历发芽、成长、成熟再到凋谢的过程。但里水人却用独特的方式,将鲜花保留在最美好的时刻,并将其呈现在四季的餐桌之上。

  其实,每一朵花,都安放着里水人对美味的期许。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在如诗如画的意境中,鲜花包裹着诗意入菜。此时,只要静下心品尝,便能感受四季花香,体会流转岁月万紫千红的时光。

  如今,在里水贤鲁岛的领航御膳内,便能品尝到颜值与内涵并存的百花宴。夹起一口慢慢回味,顿觉花香浓郁、口感滑嫩,在醉人的芳香之中,食客们体验到了味蕾的欢愉,并沉醉其中。

  在品尝百花宴之前,厨师会先端上一壶百花茶。由鸡蛋花、玫瑰花等众多食用花搭配而成的花茶,颜色如彩虹般绚丽多彩,轻轻摇晃水杯,颜色由浅及深,让人顿感新奇。喝上第一口,便能感受到其温润,加上清新的薄荷,能让人舌尖生津。其实,这淡淡的花香,便是夏天的滋味。

  而一道金莲花炖狮子头,便是夏日里最惬意的享受。金莲花吸附了黑豚肉的油脂,让这碗汤带有独特的清香,又蕴含丰富的营养价值。而金莲花特有的微苦与回甘,则帮食客们打开味蕾,迎接下一道美味。

  白梅花黑松露笋壳皇,则是将笋壳皇手工去骨切片然后清蒸,出炉后配以白梅花和黑松露。此时,鱼肉的鲜甜瞬间得到升华,味道更加层次分明。尝上一口,原汁原味的香气弥漫在口腔内,同时也在舌尖跳动。

  除此之外,百花宴还有天顶玫瑰鸡、蓝蝴蝶山水豆腐等,每一道菜都能勾起食客们的味蕾。

  面对这一桌精美绝伦的百花盛宴,闭着眼睛,仿佛就能感受到种子吐露新芽的清新以及鲜花绽放枝头的芬芳。此时,一股大自然的气息扑面而来,每一个毛孔都为之张开。

  其实,当里水人与百花宴不期而遇,他们需要做的,仅仅是好好品味这股淡雅的芳香。他们不断创新、默默分享,用鲜花赋予生活积极的意义。而这,便是他们选择的浪漫生活。

  身处这梦幻的百花丛中,花的味道、风的味道、阳光的味道相互交融。不管是花中设宴还是宴中赏花,只要端起碗筷,便如同置身桃源,花不醉人人自醉。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游客正在观赏“举人树”风采。/佛山日报见习记者陈意威摄

    逢简水乡风景秀丽,古树众多。/佛山日报摄影俱乐部影友谢小易摄

      每到节假日,逢简水乡都会迎来上万名游客。在人来人往的巨济桥附近,一棵百年金桂树安静地伫立在巷子中间。路过的游客纷纷停下脚步,驻足观赏。它低调地融入民居中,见证着逢简村百年兴衰。

      家族象征 见证水乡发展变迁

      李清照曾这样赞美桂花:“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逢简水乡里栽种了不少桂花树,其中位于逢简谷埠三巷的金桂树最为矜贵。

      “金桂树只在每年农历十月初一左右开花,花期约15天,开花时花香沁人心脾,满树金黄,连树身都有金黄色点缀。”年近70岁的梁叔和老伴住在金桂树旁的梁氏老宅,担起了照顾祖屋和金桂树的责任。

      这棵金桂树可谓大有来头。逢简村民梁章来介绍,金桂树是清朝光绪皇帝所赐,目前已有130岁。它的第一任主人是逢简人李昌明,清朝同治年间考上举人,后担任山东海阳教谕数十年。前往北京向光绪皇帝述职时,因工作表现优秀,被赏赐贡品金桂花树告老还乡。

      李昌明去世后,李氏家道中落,房屋被拆,御赐金桂被人弃置在荒郊。后来有人知道金桂树的来历,就把树挖了出来以15两白银卖给了一位在逢简开茶楼的富商,也就是现在物主的爷爷,桂花树兜兜转转又回到逢简。

      “树长得特别旺的年份,家族都会顺景很多。”梁叔说,金桂树来到梁家快70年,已然成为“风水树”和家族的精神象征。在御赐金桂的庇佑下,梁家越发兴旺,子孙不断开枝散叶,现在梁氏家族有120多人。曾经有人出价约二三十万元购买金桂树,都被梁家人拒绝了,因为它是家族凝结的纽带。

      逢简村民向来重视耕读传家,因此,金桂树也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举人树”。不少游客来到逢简也会来一睹“举人树”的风采。一位家住南海大沥的游客说,他过来看这棵树就是为了图一个“好意头”。

      “重视教育是古树给世人的启示。”逢简水乡的老讲解员刘伯说,他就是在接触古树之后逐渐爱上阅读,钻研历史和医学相关的书籍,70岁还是逢简图书室的管理员。

      守护金桂 为创建森林城市出力

      七八年前,御赐金桂因为旁边的楼房建起,两条树枝惨遭“截肢”,刘伯说这是它遭受的最大劫难。古树守护人梁叔的起诉得到经济赔偿,却难以换回古树的旧容,于是加倍悉心照料。

      梁叔与金桂朝夕相处,早已摸索出了它的“脾性”。“水不是浇得越多越好。”梁叔说,落叶变多才说明缺水,长出新芽就表明水分饱和。而肥料够不够要看叶色,叶色深则不够营养,叶色油润光泽代表肥料充足。在梁伯悉心栽培下,金桂树现在长到三四米高,枝叶已经伸展到梁家二楼。

      常言道:树大有枯枝。梁叔说,这棵金桂有枯枝反而不能剪,越剪会越枯。有时金桂会遭蝴蝶虫的侵害,梁叔就会咨询逢简村委会和专业人士,村委会便找来花木公司为古树“治病”。照料古树使梁叔增添了种植花草的兴趣,也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经验,如开春时就要施肥,每年都要翻土,特别是树根长高之后,要把泥土也填高。

      古树还有村民们合力保护。金桂树旁边开客栈的傅先生时不时会为它浇水,看到游客折枝或者爬上去拍照,想要图个“中举”的好意头,傅先生都会上前劝阻。

      随着乡村振兴计划的实施,逢简水乡旅游文化在政策和资金支持下得到大力推广。杏坛镇政府于是为御赐金桂立了一块石碑,使御赐金桂与逢简的祠堂文化、巨济桥等其他景点构成景点群落,将古树文化宣传出去。随着佛山人民参与森林城市建设的热情持续高涨,保护古树名木意识化作实实在在的行动,让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绿色故事一直书写下去。

    阅读全文
  • 游客在三水芦苞镇粤韵花海游玩。/资料图片

    上世纪80年代,黄湛波(第一排右一)送团前与外国游客合照。
      暑假到来加上跨省游恢复开放,让佛山旅游业焕发生机。3年前开始经营民宿的逢简村民刘信朝,每天迎来送往忙得不亦乐乎。“在网上订了机票、房间,隔天就可以在心中向往的地方,开启一段休闲旅程。”刘信朝说,从6月份起,他的民宿入住率已经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
      从长途大巴、绿皮火车,到飞机、高铁;从跟团游,到自助游、自驾游;从传统景区的到此一游,到追求诗和远方的特色旅游、全域旅游;从遥不可及的奢侈享受,到节假日的休闲时光……如今,每年抽空出游已成为佛山人的一种日常生活方式。
      曾经,没有介绍信寸步难行
      如今,暑假出行已经成为了很多家庭的标配。年逾六旬的卢女士日前在女儿的陪同下,重游云南西双版纳。“40多年前,我曾经到西双版纳出差。”卢女士说,那时会藉着探访亲友的机会去佛山周边的公园、景点开开眼界,但从没有听说过“旅游”这个词,因为出趟远门要解决吃住行并不容易。
      “最重要的不是带钱,而是要带介绍信和粮票。”卢女士说,没有介绍信就买不到车票、住不上招待所,没有粮票就吃不上饭,简直就是寸步难行,“现在就方便多了,只要一部手机,买机票、订酒店,动动手指就解决了。”
      新中国成立初期到上世纪70年代,国民几乎没有旅游休闲的意识,直至1979年,被称为中国旅游改革开放宣言的“黄山谈话”发表,“旅游”这个新鲜事物才逐渐被大众所认识。不过,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国内旅游仍以小规模的差旅公务活动为主。
      作为1977年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黄湛波在广州外国语学院(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前身)读大四的时候,就开始在广东国旅实习。“当时的旅行社没有设国内部,宾馆也以接待外宾为主。”看好旅游行业发展前景的黄湛波在毕业后进入佛山国旅工作,精通英语与德语的他负责接待来自欧美的游客。
      “1988年,佛山沙堤机场开通民航服务是佛山旅游业的转折点。”黄湛波说,沙堤机场成为旅行社组织佛山人外出旅游的主要途径,北京、桂林、浙江等线路当时非常受欢迎。从那时起,民间旅游迅速崛起,发展为一个热点行业。
      如今,全域旅游说走就走
      1999年国庆,在所有旅游人的印象中是个标志性的节点。第一个黄金周,全国2800万人次踏上旅途。家庭游、体验游成为人们旅游的新需求。那一年14岁的张思澄,跟着父母一起到厦门度过了黄金周假期。
      “小时候跟着爸妈出去,走到哪儿拍张‘到此一游’的照片,就是旅游了。”张思澄说,她把这种顺路游称为旅游的1.0版,而“上车睡觉,下车到景点拍照,回来一问啥都不知道”的跟团游叫做旅游2.0,从追逐景点转变为关注自我身心的深度游是旅游3.0,“现在已经进化到旅游4.0,随心所欲、说走就走。”
      “出来工作后,我基本上把积蓄都用在旅游上,去远方看看,开阔眼界,充实自我。”张思澄说,虽然“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这句歌词已被用滥了,但是确实唱出了现代人对旅游的追求。
      31年前,19岁的刘信朝进入社会工作不到半年就花了一个月工资去旅游,至今,他对旅游热情不变,甚至将祖屋打造成清代老宅风格的民宿。“现在的人去的地方多了,反而更向往到古色古香的古镇、村落体验生活。”刘信朝说,在全域旅游下,他的家乡逢简村成为乡村游“爆款”,每逢周末,村口都会停满自驾游、团队游的汽车。
      “我很看好旅游业的前景,计划将附近的民居也改造成民宿。”刘信朝说,当人们的钱包鼓起来、时间多起来,旅游逐渐由梦想变成现实,如一日三餐般融入人们的生活。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