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年河口:三水与世界的第一次拥抱
详细内容

百年河口:三水与世界的第一次拥抱

时间:2020-08-08     人气:699     来源:佛山日报     作者:admin
概述:三水河口,是战斗的发生地。《三水县志》有载:清顺治三年(公元1646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广州称帝的南明朱聿鐭派陈际泰率兵,与在肇庆称帝的朱由榔派出的林佳鼎激战于三水。这便是南明史上的“唐桂之争”中的一个楔子。......

      在武侠小说泰斗金庸笔下,有一场收录于《鹿鼎记》的“三水那一战”。这场战斗,是《鹿鼎记》中沐王府与天地会绵延数十年明争暗斗的伏线。

      三水河口,是战斗的发生地。《三水县志》有载:清顺治三年(公元1646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广州称帝的南明朱聿鐭派陈际泰率兵,与在肇庆称帝的朱由榔派出的林佳鼎激战于三水。这便是南明史上的“唐桂之争”中的一个楔子。

      明亡后200多年,清王朝也大厦将倾,新的时代大潮翻涌而至,历史再次对这片土地垂青,留下了海关、火车、邮局等。三水人从此多了一份顺应历史潮流、开眼看世界的从容。

      如今,古战场早已无迹可寻,但是,三水因此成为金庸笔下那气象万千的武侠世界的一角。而海关、火车、邮局历经100多年风雨,至今遗迹尚存,仿佛近代世界看三水的惊鸿一瞥,余音绕梁。

      这片古老的土地,因为这些时代的印记留下声声回响,亦因金庸的笔而多了一份天马行空的浪漫,恰似杨慎那一首著名的《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古战场:

      金庸武侠世界的一角

      1646年,南明隆武政权创建者朱聿键在福建被清军俘虏,随即被害。世袭桂王的朱由榔在次月十五日在广东肇庆称监国,由于得知江西赣州失守,朱由榔仓促逃往广西梧州,朱由榔此举痛失民心。

      恰巧朱聿键的弟弟朱聿鐭在广州,大学士苏观生等便拥护其宣布监国,并于十一月初五称帝,是为南明绍武帝。朱由榔听到消息也急忙于十一月十二日东返肇庆,十八日宣布即皇帝位,称永历帝,“唐桂之争”由此爆发,“三水那一战”随之而至。

       往日的三水河口火车站。

      据《三水县志》所载,桂王与唐王的军队在三水县城以西爆发激战,桂王的军队被唐王的军队打败,死800余人。但胜利的唐王并没高兴太久,就被清将领李成栋率兵袭取广州,君臣不屈而死,绍武政权存在仅40余天。

      “唐桂之争”直接导致广州陷落,远在肇庆的朱由榔在李成栋的追击下一逃再逃,粤北的陈课和童以振,还有粤西的洪天擢都成了孤军,很快被李成栋各个击破,广东全境沦陷。“唐桂之争”将恢复中原的希望再一次断送。

      这一段南明往事,被金庸收入《鹿鼎记》第九回,以天地会徐天川和沐王府白寒松、白寒枫兄弟的相识与纠纷徐徐带出。本来,天地会与沐王府都是打着抗清复明的旗号,三人在共谋抗清、把酒言欢之际,却因为“拥唐”还是“拥桂”而心存芥蒂,甚至大打出手。书中这样写道:

      白寒枫怒道:“那老贼的口吻,便跟你一模一样!可是这到底是谁起的衅?我永历天子好好派了使臣到广州来,命唐王除去尊号。唐王非但不奉旨,反而兴兵抗拒天命。唐王这等行为明明是犯上作乱,大逆不道,可说是罪魁祸首。”

      樊纲冷笑道:“三水那一战,区区在下也在其内,却不知道是谁全军覆没?”白寒枫大怒,站起身来,厉声道:“你还在算这旧账么?”韦小宝听了樊纲的话,便知三水这一仗是唐王胜而桂王败……

      双方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多是旧事,渐渐的剑拔弩张,便要动起手来。

      《鹿鼎记》中的这段描述,并非只是艺术上的加工,“三水那一战”,实际上就是南明诸王与各实力派各怀鬼胎,以至于一再错失恢复良机的真实写照。

      这在正史上也是有据可考。三水文史爱好者杨峻曾经借助明末清初的史料对这段历史作相对翔实的钩沉。据杨俊介绍,康熙年间,浙江举人温睿临写了一本《南疆逸史》,专记南明弘光、隆武、永历三朝遗事。后来道光年间,清代史学家徐鼒也撰写了《小腆纪年附考》《小腆纪传》,记载南明史事。上述历史文献均记载了在明末清初发生于广东三水的这一场战争。

      而金庸,对史料信手拈来,“三水那一战”被他写进小说中,也许只是出于推动小说情节发展的需要。但毋庸置疑的是,在明末清初风起云涌的大背景下,三水河口,这西江、北江、绥江汇流之地,凭借其在当时的战略地位,融入了金庸的武侠世界,成为那气象万千的文学瑰宝的一角。

      金庸笔下的古渡、古城、古刹与名山大川,有着天马行空的浪漫和易水萧萧的悲壮,留下黄钟大吕的凛然。如郭襄于风陵渡口,一见杨过误终身;郭靖于襄阳城下,侠之大者殉邦国。而三水河口,则镜鉴南明之覆亡。

      居要地:

      扼守西江北江航运要枢

      “三水那一战”,已然道破三水河口在战争中的重要地位。历代王朝兴替,它是军事必争之地,河清海晏之时,它又成为商樯云集之港。《三水县志》专门设有“建置”一章,详细陈述三水县的由来。

      在过去,三水是待开发的蛮荒之地,但是由于河口位于西江、北江、绥江三江汇流处,且扼南北水路咽喉,在军事上地位十分重要。早于唐宋时期,朝廷已经派武官率水师在河口对面的昆都山麓设营镇守。

      16世纪,三水的开发得到长足发展,与此同时,随着明王室朝政日渐腐败,聚众造反的人越来越多。由于三水境内河涌交错、地形复杂,这片山林河网交错的地方成为匪盗盘踞之地。这里又远离南海、番禺、四会、高要、清远各县的县治,境内并无城邑,“道里旷渺,以致官府鞭长莫及,视为‘冲、难’之区”。

       百年邮局的屋檐细节。

      到明朝嘉靖五年(1526年),为维护统治,加强征收税负,保护过往官员及人民的安全,总督两广军务、右御史煎巡抚广东姚镆,巡抚广东监察御史涂相,左布政使梁材,按察使周宣4人决定分割南海、高要两县部分地区设立新县,下令广州府负责筹备事宜,最后将勘察事宜上报朝廷。

      当时,以广州府推官孙益为首的多方联合勘察下,决定在当时广州府、肇庆府所属交界地段的白塔村设立县治:他们认为,“此处山水环抱、人烟辏集,路当冲要,田土饶旷,实为善地,于此设立县治,则道路适均,钱粮便于输纲,人役便于应接,公事便于勾摄。”

      从那一年起,广东的舆图之上,从此正式多了一个“三水县”。这片“冲、难之区”迎来新的发展起点,《三水县志》 有载:新设立的三水县隶属于广州府,县治设于白塔村龙凤岗(现河口城内村)。第二年,首任知县程儒督建县城城墙,分东、西、南、北四门,建县署于龙岗,建学宫于凤岗。建设美好家园的夙愿,一步一步在这片土地上成为现实:“盗贼由此而绝其出没,地方由此而得以保安”。

      先民的家园到底什么样?《三水县志》对此有具体描述。古城呈圆形,城中心是仁寿坊,周围分布着三水县政府、学宫、尊经阁、城隍庙等建筑,城中由县前街、察院街、凤岗街、南门直街等街道连通。

      三水收藏家麦国培提供了上世纪初三水古城墙的局部照片,借此我们可以进一步勾勒三水古县城的模样:城墙砖为红褐色,城门约3人高,城门上还有约3人高的门楼,谈不上恢弘,但在《三水县志》有据可考的历史上,328年后的1854年,它曾经帮助城内军民抵御陈金釭的3次进攻。

      此外,据三水魁岗文塔塔下碑文所载,建城后的76年,经当时的李希孔首倡,知县罗点首肯,在县府和乡绅的合力下,耗资“金八百有奇”的魁岗文塔启动建设,三水县城,从此多了“文塔揽胜”一景。后来,魁岗之上,文塔之前,还矗立起一栋气势恢宏的“三十六江楼”。当时有诗赞曰:滔滔三十六江流,齐到行台古渡头。学海回澜动浮石,魁岗佳气起高楼。久无羽檄催传箭,为采风诗暂泊舟。手把新书授多士,风帆送我又端州。

      正是这寥寥十四字的“久无羽檄催传箭,为采风诗暂泊舟”,描绘出一幅安居乐业、文教兴盛的太平图景。原来的“冲、难之区”,经过数代人的开发,逐渐发展成为同时扼守西江、北江航运要枢的“小广州”。

      怀幽思:

      今为登临之胜景

      城墙,为山包水络,扼守要津。

      文塔,见飞鸟投林,三江苍莽。时代,驾滚滚巨轮,不破不立。时间来到清末民初,开放海关、广三铁路、邮局……这是河口现存的距离我们年代最近、也最为密集的一批历史古迹。百年河口的底蕴亦如陈酿一般,因它们的存在而弥久益醇。

      《三水县志》记载,三水旧海关大楼,是英国在中国设立的早期海关之一。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英国强迫清政府签订《中英续议缅甸条约》,正式规定清政府开放广东三水为通商口岸,允许英国在此设领事馆和海关。同年,英国在三水旧县城河口设立三水海关税务司公署,实行外籍税务司专断的半殖民地海关行政人事制度,关税收归英国所有,百年海关大楼见证了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那段屈辱历史。

      当年,从河口出口的大多是丝绸、茶叶、花生油、纺织土布等,而进口的大多是洋火、煤油、洋布等。此外,与三水邻近的江门、甘竹、肇庆、德庆4个口岸都划归三水海关管辖。那时候,三水仿若广州的“向西触角”,也成为沟通广州与粤北、粤西和中国大西南的桥头堡。

       三水旧海关大楼。

      广三铁路,修建于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从广州石围塘到三水河口,全长48.9公里,2年后全线通车,是广东第一条通车的铁路。广三铁路和沿线车站经过多次改造,位于三水的终点站却一直保持原貌,这是目前广东最古老的火车站。

      广三铁路与西、北江航运连接,在三水河口形成了“水铁联运”模式,使得三水河口作为沟通广州与粤北、粤西乃至中国大西南的桥头堡的地位更加巩固。相传,民族资本家荣毅仁的祖父从河口发家。荣毅仁的祖父荣熙泰、父亲荣德生先后在三水河口厘金局(相当于税务局)任职。如今,荣熙泰和荣德生当年在河口租住的旧屋仍保存完好。

      百年邮局,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11月,三水正式开办二等邮局,有邮差6名。始建时,三水老邮局择址在县城南门外,1920年才搬到现在的位置,辖下有9处代办所和3处信柜。当时,便捷的水陆交通使河口旧邮局成为重要的邮政中转站。

      ……

      一百多年前,三水先民从这里走向远洋,广东最古老的海关大楼、广东最古老的火车站、佛山最古老的邮局,都是三水从传统走向近现代的见证者,春雷般滚滚而至的一声声电报、一声声汽笛,启迪着三水人从善如流,开眼看世界。

      一百多年后,我们到这里来追寻时代的印记。这里,文塔依旧,察院街依旧,百年海关大楼、火车站与邮局也依旧。它们在三水这片土地上历尽百年风霜,在这一片亘古的静默中述说未曾落幕的传奇。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昨日下午,佛山美术界的盛会——首届佛山艺术三年展(雕塑方向)在佛山市石景宜刘紫英伉俪文化艺术馆(以下简称“佛山市石景宜艺术馆”)开幕。本次展览共展出19位艺术家兼具当代性、学术性和专题性的80多件雕塑作品,是一次佛山雕塑家精品力作的集中展示。即日起到8月25日,市民可到佛山市石景宜艺术馆免费欣赏展览。

          为展现佛山在艺术领域所取得的成果,佛山市石景宜艺术馆结合佛山艺术发展的特色,特别策划推出佛山艺术三年展,第一年是西画方向,第二年是国画、书法方向,第三年是雕塑方向。经过多方的努力,它已成为持续性的重要展事,成为佛山市的文化品牌和佛山市民的视觉盛宴。

          本次展览展出了吴信坤、钟汝荣、简锡昭、封伟民、李敏5名提名委员会成员的作品,以及冼有成、钟宏亮、钟婉尧、潘超安、张微微等14名作者的作品。

          其中,简锡昭、李敏、张微微等10人来自佛山市艺术创作院,他们都受过高等美术学府教育,具有当代意识、国际视野、专业技能与个人艺术风格,是思维活跃、创作充满活力的美术创作骨干力量。冼有成、钟宏亮、钟婉尧、潘超安则是当代石湾中青年陶艺家的代表性人物。佛山市文联主席杨凡周认为,石湾陶塑是中国雕塑的组成部分,冼有成、潘超安的作品很好地诠释了石湾当代陶塑艺术的人文精神和艺术价值。

          展览开幕式以学术座谈会形式展开。美国国际雕塑基金会主席、佛山市吴信坤美术馆馆长吴信坤谈到,展出的众多作品在立意、风格、构图、材料处理上呈现出多角度的视觉,多位石湾陶艺家用传统的材料和制作方法,展示效果焕发当代陶塑的精神气质,学院派雕塑家们不回避创作理念和风格上的差异,以作品争鸣,令观众在视觉上产生强烈的碰撞感。

    阅读全文
  •       俗话说:“天下功夫出少林,南派武林盛佛山”,佛山是我国南派武术的主要发源地。或许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推动佛山功夫最早走向世界的是佛山鸿胜馆的蔡李佛拳。

          近日,记者走进鸿胜馆,聆听佛山鸿胜纪念馆馆长黄镇江讲述鸿胜馆发展与繁荣的历史故事。

          “鸿胜”来源

          创始人张炎救国救民的情怀

          夏日的清晨,记者从禅城区兆祥公园南面一个小门走出,穿过一条四五百米的内街小巷后,眼前便呈现一座具有岭南建筑特色的封火山墙镬耳屋,这便是具有上百年历史的鸿胜馆。

          鸿胜馆看上去不大,总面积约360平方米,为二进四合院式建筑。门前石碑上雕刻的文字记载了这座建筑的来龙去脉。鸿胜馆建于清康熙二年(1665年),清末民初被作为鸿胜分馆。1998年3月,定名为佛山鸿胜纪念馆。

          走进馆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堂上悬挂的“鸿胜祖馆”匾额及祖师爷张炎雕像。

          佛山鸿胜馆由张炎创办于咸丰元年(1851年)。鸿胜馆的名字有什么来历和寓意?黄镇江给记者讲述了一段故事:

          1841年,17岁的张炎由习武师傅,即蔡李佛拳创始人陈享,介绍到广西八排山闸建寺青草和尚拜师学艺。张炎在八排山待了8年,得到师傅悉心指导,佛门外八卦掌、拳脚器械、铁打医药,尽得真传。艺成下山时,师傅赠张炎字为“鸿胜”。

          藏身于佛山内街小巷的佛山鸿胜纪念馆。

          1851年,张炎到佛山创立鸿胜馆,原址在佛山衙旁街15号,由于城市变迁,原址建筑物现已湮没无存。鸿胜馆开馆后不久,张炎便与陈享一起投奔太平天国革命,并在军中任武术教练。1864年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后,他与陈享一起返回新会。再后来,为了躲避搜捕,两人一起到香港暂住。直到1867年,张炎才重返佛山复馆。

          红色力量

          热血男儿为革命事业孜孜追求

          馆内,整齐的石砖、高飞的屋檐、画满各色水彩的墙壁,都好似在诉说着一段段辉煌的历史。

          黄镇江与蔡李佛结缘,则是因为他的外公从小就给他讲蔡李佛前辈们的侠义故事,他深感蔡李佛拳弟子“道义”“正派”。

          他说,张炎为了组织反帝反封建的同盟军,定下“三不教”的馆规:即“官吏不教,土豪恶霸不教,流氓地痞不教”。而当时的背景是,清末民初,佛山手工业受洋货冲击逐渐衰落,工人大量失业,社会动荡不安。资本家和黑社会组织控制了某些武馆,并作为欺压工人的工具。“祖师爷在此时定下的这样馆规,不简单啊,是紧紧依靠和团结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啊。”黄镇江说,正是有了张炎这一举措,才有了后来鸿胜馆的弟子在辛亥革命、抗日战争中谱写的可歌可泣的动人篇章。

          1905 年,孙中山组建同盟会,其成员就包括有鸿胜馆的李苏、钱维方等。1922年,鸿胜馆的骨干梁桂华、钱维方加入中国共产党,与王寒烬、梁复燃组成中共佛山组,领导佛山工人运动。1924年5月,佛山革命先辈吴勤以南浦鸿胜社成员为骨干,组成南浦农团军。后来,钱维方、梁桂华、吴勤等坚持地下斗争,参与了广州起义,其中梁桂华在广州起义时任工人赤卫队副总指挥,在战斗中负伤被捕,最后英勇就义。1938年10月,佛山沦陷前夕,吴勤结束鸿胜馆馆务,率200多名鸿胜馆成员到南海石石肯乡组成抗日游击队,后来,这支队伍成为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给予日伪军以沉重打击……

          名声远播

          中国最早走向世界的武术组织之一

          尽管黄镇江已届古稀之年,但他仍每周五、六晚上坚持到馆内教授学员们练拳,他希望把蔡李佛拳继续发扬光大,让中华优秀文化传承下来。

           佛山鸿胜纪念馆馆长黄镇江向记者讲述鸿胜馆的历史。

          事实上,佛山鸿胜馆是中国最早走向世界的武术组织之一。早在咸丰初年,张炎就到香港设馆授徒,其弟子陈盛、阮懈、雷灿等在清末也先后在香港设馆。大革命失败后,鸿胜馆被查封,大批武术家被迫流亡海外。抗战期间,钱维方在南洋一带设馆授徒,阮懈的弟子刘彬,1939年在美国三藩市创立鸿胜馆。上世纪四十年代,鸿胜馆一批三、四传弟子赴香港发展,成为香港一大拳派。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鸿胜”足迹进一步扩大,加拿大、美国、英国、荷兰、瑞士、比利时、印尼、南非、越南、台湾、澳门等国家和地区也开设了鸿胜馆,传人的踪迹遍布世界各地。

          黄镇江说,佛山鸿胜馆是世界蔡李佛弟子认同的祖馆,每年都有来自全国、世界各地的弟子回到鸿胜馆寻根祭祖。如今,蔡李佛拳在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枝散叶,全球学员超过一千万,堪称世界武术的一大宗派。

          “近年来,鸿胜馆也一直致力于推广蔡李佛拳,目前与多所佛山的中小学、高等院校开展合作,让蔡李佛的种子埋在青少年心底,期待以后慢慢生根发芽。”黄镇江说。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