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冯坚强:千灯湖夜景的“光影魔法师”
详细内容

冯坚强:千灯湖夜景的“光影魔法师”

时间:2020-09-16     人气:475     来源:佛山日报     作者:admin
概述:每当夜幕降临,千灯湖公园湖边一盏盏大型的球形灯,柔和的光线经过镂空的灯罩散发开来,让千灯湖的夜色增添了不少诗意。这些球形灯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南海明珠”,其创造者来自2020“佛山·大城工匠”、佛山市大明照明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冯坚强。......

      质量金句

      工匠精神意味着精益求精、追求卓越。不管是做产品还是做事、培育人才,只要静下心来,肯下功夫,反复磨砺就一定能做得更好。

      每当夜幕降临,千灯湖公园湖边一盏盏大型的球形灯,柔和的光线经过镂空的灯罩散发开来,让千灯湖的夜色增添了不少诗意。这些球形灯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南海明珠”,其创造者来自2020“佛山·大城工匠”、佛山市大明照明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冯坚强。

      从海八路的“网球拍”路灯,到千灯湖的“南海明珠”球形灯;从灯杆式美化通讯杆、轨道交通在线激光检测设备,再到佛山市英儒启航技术孵化器……每一次跨界,冯坚强都秉承着追求极致的工匠精神,不断创新,力求做到最好。

      “南海明珠”照亮千灯湖夜色

      冯坚强的造灯生涯始于2000年左右。彼时他刚从企业辞职创业,而户外照明景观产业方兴未艾,他敏锐地将目光投向了这一领域。

      在南海城市建设起飞之时,海八路需要一批风格鲜明的路灯,建设单位机缘巧合之下找到了冯坚强。冯坚强将室内设计的理念移植到室外,提出了“南海蓝”的概念,带领团队设计出网球拍形状的蓝色路灯。当第一批500支灯矗立在海八路上时,冯坚强打响了“头炮”。

      海八路路灯的实践,让冯坚强坚定了设计具有南海特色产品的方向。当2001年美国SWA景观园林设计公司让他完善设计千灯湖的灯具时,他便将这一理念再次付诸实践。

      “千灯湖的灯大概有2000多盏。”2001年,冯坚强所带领的团队承担了千灯湖主广场景观灯的二次设计和制造,并承担千灯湖主广场之外景观照明的独立设计和制造。其中,重头戏便是湖边的灯具。

       佛山市大明照明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冯坚强。/企业供图

      由于灯具靠近湖水,既要保证防锈防腐,又要保证与整体景观融和的照明效果,更要展现出设计特色。为了达到理想效果,冯坚强带领团队制作一个直径达1.7米的不锈钢球体,表面镂空,不规则的透光孔由下至上从密到疏,目的是让光线有舒适感,湖水也能倒影出效果来。

      为了确保产品质量,第一盏“南海明珠”足足花了3个多月时间设计、制造,“每一道工序都十分小心,要做到一次完成。”最终,冯坚强带领团队技术人员成功制造了14颗“南海明珠”,并将其点缀在千灯湖岸。而今,19年过去了,千灯湖球形灯体未进行过翻新和维修,依旧亮丽如新,可谓质量与审美兼具。“做好的产品没有捷径可走,就是要踏踏实实按照质量标准和工艺执行,更不能偷工减料。”冯坚强说。

      由冯坚强及其团队主导设计和生产的多款景观产品还应用于魁奇路、汾江路、南海大道、南七路、平四路等多条城市主干道,见证着佛山城市变迁。冯坚强也因在户外照明领域的突出贡献获命名为首届“南海·大城工匠”。

      打造平台引领产业转型升级

      作为一名生于佛山、长于佛山的大城工匠,冯坚强对家乡有着深厚的感情,而今他身兼佛山市英儒启航技术孵化器总经理、南京理工大学特聘教授等数职,为推动佛山产业转型升级而奔波忙碌。

      英儒启航孵化器2017年在南海九江揭牌,并成功获得省内外6所高校的支持。作为科技企业创新创业孵化基地,英儒启航以“特色设计、信息智能化”为方向,致力于打造成为校企成果技术转移平台,推动本土企业高质量发展。

      “佛山传统制造业发达,对于生产制造智能化、自动化的改造需求比较强烈。而企业的自动化水平提升,又能大大提升产品质量的稳定性。”冯坚强说,他希望通过科技孵化器这个平台,引进适合佛山产业发展的高端人才团队,对接本土企业,服务佛山传统制造转型升级,助力佛山打造中国制造业一线城市。

      “两年多来,孵化器已经推动了华南理工大学和汕头大学共6个团队、10名教授和博士、60多名研究生进驻多家企业,提升企业的研发和质量水平。”冯坚强说,英儒启航还推动南京理工大学、中山大学和大连理工大学的博士深入企业,根据企业提出的自动化改造、在线监测,以及新工艺新技术应用等需求提供解决方案。

      英儒启航还构建了移动信息化技术合作中心,配合进驻团队建设佛山市首个5G室内试验室,为高校和企业的信息化、智能化项目赋能。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昨日上午,记者在佛江高速公路和顺至陈村段工程项目段看到,现场道路车流滚滚,一派繁忙景象。佛江高速、广佛肇高速、佛清从高速、佛江北高速、广明高速二期是佛山一环高速化改造工程包含的五条高速公路项目。今年1月1日,这五条高速公路已建成通车运营(不含广佛肇高速新建段21.1公里),目前大部分出入口及辅路已建成。

    昨日上午,佛江高速公路和顺至陈村段的主路和辅路上车流顺畅。
      针对佛山一环高速化改造及辅路建设情况,昨日,市政协专门组织政协委员开展视察活动,实地考察有关项目并召开座谈会。会上,市政协委员就市民群众关心的出入口及辅路建设、市政道路与一环辅路衔接、限速等问题,与市交通部门进行互动交流。
     142个出入口已开通127个
      据了解,按分离式收费站计算,佛山一环高速化改造五条高速公路共设51个收费站142个出入口,现已开通127个出入口,未开通出入口共15个(含广佛肇高速新建段8个)。
      广佛肇高速共设出入口20个,其中一环改造段出入口12个,已开通10个,剩余的桂和路南侧出口、入口力争今年10月底前完成施工,其中南出口受西江引水管线迁改制约,先开通4个车道(共8个车道)。新建段8个出入口计划今年底开通。
      佛清从高速共设出入口27个,已开通23个。季华西立交南往西出口、东往南入口以及务庄立交出口、入口力争今年底前开通。
      广明高速二期共设出入口29个,已全部开通。
      佛江北高速共设出入口41个,已开通40个,剩下的花卉大道出口建设进展顺利,计划10月完成并开通。
      佛江高速共设出入口25个,已全部开通。
      座谈会上,多名市政协委员结合自身经历反映,部分出入口设计不科学、标识不清晰,容易走错路。对此,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单云表示,佛山一环高速化改造之后,有些出入口与市民原来的出行习惯发生变化,但佛山人口密度大、土地附加值高,一环高速化改造过程中主要受征地拆迁限制。在现有条件下,在主路上设计出入口,确实会产生以上情况。接下来,将进一步提升出入口设计的科学性,改善服务,完善出入口指示牌。
      只剩4公里辅路尚未开通
      佛山一环高速化改造五条高速主路建成通车封闭收费后,同步新建及改建一环辅路里程共约225.93公里,现已开通辅路221.93公里,占比98.23%。
      “交通组织方面,如何让市政道路与一环辅路衔接效率更高、更安全?”市政协委员曾小明现场向交通部门抛出这样一个问题。
      对此,单云回应称,市交通部门正在做系统研究,“我们开始就考虑到这个问题,通车之后,发现有些节点交通情况确实不是很理想。高速公路的出入口如何与地方道路相结合,现已被列为一项重要研究课题。”
      考察过程中,一些市政协委员也发现,佛山一环的绿化景观得到了提升。据了解,佛山一环绿化景观提升工程范围包括一环主线、主辅分隔带的绿化,以及大型立交区、服务区、管理处、收费站广场内的绿化,截至目前完成比例约53.9%,计划于10月基本完成(除辅路照明管线施工交叉的部分主辅分隔带)。
      此外,纳入高速公路部分的主路照明提升工程由各高速公路公司负责实施,纳入市级统筹的辅路照明提升工程由市路桥公司成立管理处负责实施,计划于12月完成全部施工任务。
      委员关注路段限速问题
      “佛山一环高速化改造后,在主辅路分离的情况下,应该调整限速,为什么还是限速100公里/小时?甚至佛山一环南延线那段,限速80公里/小时。”市政协委员申桂树提出疑问。
      对此,单云回应说,根据不同的地形条件,高速公路设计的限速在60~120公里/小时。佛山一环最早做快速路时,是按照设计时速100公里/小时的一级公路设计。但并不是高速化改造后,纳入省的高速路网,就将限速提高到120公里/小时。限速要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来设定,充分考虑安全性。
      “佛山一环建设时就投入很大,在现有条件下,如果将其限速提高至120公里/小时,那么一些桥梁就要拆除,一些旧道路就要拉直,要付出很大代价。”单云说。
      对于佛山一环南延线限速80公里/小时,单云回应:“一环南延线建设时设计时速为80公里/小时,后在原路基础上完成改造,如果改为限速100公里/小时来设定,可能存在安全隐患。”
      对此,曾小明建议,市交通部门可以论证佛山一环实施分路段限速,有条件的路段就限速110公里/小时或者120公里/小时。
    阅读全文
  •       来到佛山著名景点祖庙,在其西南侧,你会发现此处有一处小山岗。小山岗的墙体上用小篆字体刻着“泥模岗”三个字。

          祖庙商圈一带地势平坦,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座小山岗?“泥模岗”的名字又从何而来?这就跟古代佛山镇(大致是如今禅城区祖庙街道范围)曾经鼎盛的冶铸业有关。

           禅城祖庙路上的泥模岗,如今已成为一个景点。

          明末清初的岭南学者屈大均在《广东新语》写道:“佛山之冶遍天下”。而“铸犁烟杂铸锅烟,达旦烟光四望悬”“春风走马满街红,打铁炉过接打铜”的诗句,是对当时佛山冶铸业兴旺景况的真实写照。

          中国社会经济史学者、广州市东方实录研究院院长、著名佛山史学专家罗一星博士在《佛山——站在文明续谱的桥头堡上》中写道,冶铁业是明清时期佛山的支柱产业,带动了佛山众多行业的共同发展。他认为,佛山冶铁业的真正贡献是对中华铸造文明的传承和支撑。

          祖庙路泥模岗前摆放着百姓生活造型的铜像。

          今天,我们从泥模岗出发,找寻佛山辉煌冶铸史的印记。

              冶铁废弃泥模堆积成小山岗

          泥模岗在祖庙西南面约100多米处,是元、明以至更早时期的冶铁遗址,范围包括如今祖庙,面积约一万多平方米。该岗高约5米,其上有厚达1.6米的冶铁废弃泥模堆积,故称“泥模岗”。

          这些冶铁废弃泥模从何而来?根据《佛山历史文化丛书——佛山明清冶铸》一书,明朝以前,冶铁业就在佛山慢慢形成,到明代初期迅速崛起,进入鼎盛时期,直到清朝中末期逐渐衰落。

           铸于明嘉靖年间的大铜镜,现存于祖庙博物馆内。

          最早见于记载的佛山冶铁点,是旧佛山八景之一的“孤村铸炼”,在大墟沙塘。随后冶铁业由点到面发展,从大墟到灵应祠(即现在祖庙),范围再逐渐外扩。

          当时佛山使用独树一帜的“红模铸造法”,铸造出表面光洁度极高的铁制品。该法先用泥土造成模具,再将铁水浇铸到泥模中,待冷却后,铁器成型,而一次性使用的泥模则被丢弃,放置于铸造点附近的空地上,慢慢就堆积成小山岗。泥模岗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堆积而来。

          “能堆积出这样规模的泥模岗,可见当时冶铸业在佛山的兴盛,也不难想象出昔日炉场星罗棋布的繁盛境况。”广东省铸造行业协会监事长、佛山市禅城铸造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远波说。而如今祖庙范围的地下,亦有颇大面积的破废泥模堆积,有的地方厚达2米以上。

           清道光年间佛山铸造的铁炮,现存于祖庙博物馆内。

          其实,除了泥模岗外,1984年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时也发现,佛山中心城区旧城区一半以上的地域,如亲仁路、莲花路至燎原路一线以南,其地下约1米深处,均多有废弃铸铁泥模层,堆积厚达1~2米。在旧城区改造中也发现多处地下的泥模堆积层。

          然而,聪明的佛山人又怎会任由废弃的泥模仅仅成为垃圾。当时佛山人已经懂得废物利用。由于泥模经高温烧成,质地坚硬,在物质缺乏的年代,也就成为部分群众建造房子的理想材料,建成佛山独有的“泥模墙”。

          根据乾隆时期的《佛山忠义乡志》记述:“铸锅者先范土为模,锅成弃之,曰泥模。居人以焙地建墙……”。

           铸造于清嘉庆年间的蝉翼纹立耳兽足大铁鼎(局部),现存于祖庙博物馆内。

          在佛山旧城区的祖庙大街、黄巷、走马灯、成凤里、兰台里、大塘涌等旧街道里,未经开发改造时,仍保留着一些明清时期以冶铁泥模叠砌成墙体的民居、祠堂。

          1984年,佛山市文物普查队在普君墟附近发现一座冼氏宗祠。其两侧山墙自底至顶全部用排列整齐的泥模叠砌而成。经考究,此墙建于宋代。它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坚实如故,仿佛在向世人讲述佛山古代冶铸业的兴衰。

          既保家卫国又供生活所需

          当时佛山冶铸业的产品几乎囊括了所有生产和生活用品,诸如犁耙、糖围、铁锅、铁钟、铁钉等,其大型器物造型浇铸的工艺也独步天下。如今彰显着佛山冶铸业高超技艺水平的大型铸件仍保存不少,如广州光孝寺的南汉大铁塔、肇庆鼎湖山庆云寺的千人镬、香港九龙侯王庙清道光年间的铁香炉……不仅有铁制品,也有铜鼎、铜像、铜香炉等铜制品。

          在祖庙内,也保存着佛山冶铸史的相关文物,如明代成化年间制的青铜钟、明嘉靖年间的铜镜(国内现存最大的古铜镜)、明代铁韦驮像,清嘉庆年间的三足大铁鼎、铁香炉等。现在,这些文物的纹饰看上去依然精美。

          其中,祖庙正殿内北帝铜像也是其中之一。《佛山历史文化丛书——佛山明清冶铸》一书介绍,据民国《佛山忠义乡志》记载,明代景泰三年,祖庙受景泰皇帝封为“灵应祠”,并以青铜铸造该像。

           祖庙博物馆内摆放着一个铸造于清嘉庆年间的铁铸香炉。

          北帝铜像通高280厘米,重近2.5吨。整个铜像一次铸成,通体光洁无暇。现在看到的贴金和服饰油彩为后来加上。“要一次铸成这样大型的铜像,铸造时需要多个熔炉、多人同一时间熔炼、浇铸,相关的计算必须十分准确,对工艺要求也很高。”孙远波说,由此可见明代时期佛山冶铸业的技术水平之高。

          在古代佛山生产的众多冶铸产品中,最出名的是家家户户都要用的铁锅。古代佛山使用独特的“红模铸造法”造锅,锅金相组织结构均匀,薄而光滑,且不容易锈蚀,被称为“广锅”。广锅不仅国内口碑甚好,还远销海外。吴承恩也将广锅写入了《西游记》。书中,钻进了魔王肚子的孙悟空大喊:“我拿广锅把你这妖怪煮成杂碎。”

          此外,佛山冶铸还担负起了国防任务。明清两朝均用佛山铸造的铁炮布防。《佛山历史文化丛书——佛山明清冶铸》一书介绍,从辽东到宣大边塞,从虎门到广州城防,从水师战船到海关缉私艇,佛山铸造的铁炮比比皆是。而佛山生产的铁炮从五百斤到一万斤皆有。目前在广州、东莞虎门、佛山祖庙等地仍保存有鸦片战争时期的佛山铸造的大铁炮。现存在祖庙内的其中一门铁炮重五千斤,由李、陈、霍三家一同铸造。

          孙远波告诉记者,做大铁炮,要圆、要直,不然就会大大影响铁炮的使用,甚至打不响,“这个对于当时没有现代起重设备,也没有精密计算仪器的作坊,难度很高,做十个有二三个成品的话,成功率已经算高了”。

          成立行会组织传承手艺

          佛山的冶铸业能辉煌几百年,跟不断得以传承的优秀传统技艺分不开。

          《佛山历史文化丛书——佛山明清冶铸》一书介绍,明朝天启年间,佛山冶铸业的“炒铸七行”成立了行会组织,建起了本行的会馆或祖师庙,并制定行业行规。通过行业会馆的种种仪式活动,推崇尊师重道、技术至上、敬业乐业的行业精神,培养掌握传统技艺而又富于创新精神的技术骨干,传承发展本行业。

           生产于清代的铁熨斗,现存于国公古庙内。

          其中,冶铸业的炒铁行奉唐鄂国公尉迟敬德,庙称国公古庙;铸铁行业奉石公太尉、陶冶先师,庙称太尉庙。

          如今在距离祖庙不远处的新安街,始建于明朝的国公古庙依然屹立,是佛山现存唯一的古代手工行业的师傅庙。1989年被定为佛山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该庙重新修缮后,已打造成佛山冶铸历史展览馆,并于今年7月21日起免费对外开放。市民通过馆内展示的文字、文物资料,能直观地了解到佛山冶炼行业的发展与传承。

          该庙于清代多次修葺扩建而略具规模,建筑面积约200平方米,庙门框有石刻联:“夺捎宣威传武烈,范金垂法仰神工”,充满了对祖师爷的赞颂与敬仰。庙内尚存载有清同治年间炒铁业十八行捐资修庙的碑记一通,对研究当时炒铁业的规模及其分工以至行业的习俗有重要价值。

           位于禅城区新安街内的国公古庙是一座古代手工行业的师傅庙

          为什么国公古庙会坐落在新安街?其实,当时的佛山冶铁铸造手工作坊非常多,产品也非常丰富,形成了白金街、打锡街、凿石街、铸砧街、铸犁街、铁香炉街、绒线街、风箱巷等以行业命名的街巷。而制钉工场多设于新安街,街道两旁有数十家店铺。

          如今,新安街已经没有打铁制钉的喧闹,只有偶尔取道的行人穿行而过,以及从街道两旁民居中传来的电视声响。行人脚踏静谧的青石板街,时光的声音在镬耳山墙间回响。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