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探访高明县立第三小学旧址,高明的“革命摇篮”
详细内容

探访高明县立第三小学旧址,高明的“革命摇篮”

时间:2021-04-07     人气:1260     来源:高明发布     作者:
概述:走在更合镇合水圩的村道上,沿路的绿茵草地上矗立着红旗雕塑,牡丹花开正盛。一间青砖灰瓦的祠堂式建筑,在一片居民小楼的映衬下,更显古朴肃穆......

走在更合镇合水圩的村道上,沿路的绿茵草地上矗立着红旗雕塑,牡丹花开正盛。一间青砖灰瓦的祠堂式建筑,在一片居民小楼的映衬下,更显古朴肃穆。这里是高明县立第三小学旧址,漆红大门顶上,“宝贤义学”四个大字赫然在目,见证了高明波澜壮阔的革命运动。


高明县立第三小学,原为明清时期的祠堂建筑,宝贤义学曾在此建立。新文化教育在这里兴起,一大批革命骨干从这个基地中走出去,高明县立三小因此被誉为高明的“革命摇篮”。



高明县立三小旧址门上写着“宝贤义学”四个大字。吕润致摄


成立:陈汝棠亲任校长督办学校


时隔90余年,小小校园内,一批有志青年高谈阔论、指点江山的场景不再,但高明县立第三小学旧址,依然守望在合水圩北水桥头。远远可以看见,黄色牌坊上的“高明县立第三小学”几个字十分醒目。


推开牌坊下的铁门,走进里面,可见两排四季青以及一座约两米高的雕塑在此静穆而立。四方脸、宽额广颐、面含微笑,浓眉下眼神温和敦厚,这便是高明县立第三小学的创办者——陈汝棠先生。


陈汝棠是更合高村人,1914年就读于广州中法医科专门学校,毕业后开办昭生医社,后在孙中山北伐期间任中将军医总监兼陆军军医司司长。北伐战争时期出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军医处长。


1928年,陈汝棠以广东西北绥靖区治安督导专员兼高明县地方警卫队编练专员身份回到合水编练地方警卫,以整顿社会治安。回到后,他目睹合水、更楼、新圩等地教育落后,缺乏培养人才的学校,故邀地方开明人士商议筹办学校,以合水宝贤学堂镇波庙为主体,改建为校舍,于1929年春正式成立高明县立第三小学。


1983年及1997年修葺时,高明县立第三小学曾为合水中心小学图书室,现此校已迁,故已空置,而今,该旧址成了陈汝棠纪念馆。


校园内,和陈汝棠雕像遥相呼应的是一棵红椿树。这棵近150余年的古树,见证了学堂的烽火岁月,成为红色历史的象征,在“三小人”心中有着别样的情愫。



曾任高明县立三小校长的陈汝棠先生雕像。吕润致摄


古树对面,是昔日高明县立第三小学仅存的校舍主体——一栋祠堂式建筑。原本爬满青苔的墙角、遍覆青草的屋顶及褪色的漆红大门,在后人修缮之后焕然一新,变为青灰色砖瓦图案墙面、白漆的方形小窗和崭新的漆红大门。


唯一不变的是,大门顶上,“宝贤义学”四字依旧赫然在目。就在这尘封的大门后,昔日,一大批豪情万丈的革命青年曾在此就读、思索、立志献身光辉事业;李守纯、陈勉恕、刘曼凡等著名人士以此为基地,开展了高明地区波澜壮阔的革命运动。


壮大:西江地区革命大本营


立于门口抬头细看,在“宝贤义学”的上方,檐下壁上“渔樵耕读”的彩绘栩栩如生,不禁让人想起当时实行半耕半读的“力社”来。


泱泱中华多苦难,西江儿女亦英雄。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军强占东北三省,全国人民同仇敌忾,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抗日救亡运动。陈汝棠也是其中一员。


高明县立第三小学,正是陈汝棠当时为共产党人以教师身份进行革命活动的根据点。当时,学校聘请共产党人陈殿钊、阮贞元、刘曼凡等进步人士到校授课,后来陈汝棠还介绍曾因参加广州起义被捕而后出狱的曾统、杨锦虹等到高明县立第三小学任教,一时间,该校成了云集革命进步人士的大本营。


1935年,国内救亡运动风起云涌,陈汝棠为实现“扩大建立工作点”,在高明县立第三小学师生中选择了一批思想进步的青年,创建抗日救亡组织“力社”(原名“力行社”),在合水纱帽岗安营扎寨,日间开荒种树,夜间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半耕半读。而后还配置武器,进行军训,实行劳武结合。就这样,“力社”迅速发展,到1936年7月,力社已有80多个分社,社员达3200多人,成为一支庞大的革命队伍,形成了一个广阔的革命活动基地,为中共高明地方组织的重建和高明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开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27年广东“四一五”反革命政变后,广东的党组织受到严重破坏。随着高明县立第三小学、“力社”等发展,中共高明地区党组织恢复工作有了坚实的基础。1936年8月,中共高明县立第三小学党支部(以下简称“中共三小支部”)成立,这是中共南方组织恢复时期西江地区乃至广东最早恢复的一个地方组织。鉴于当时西江流域尚未恢复共产党组织,中共南方临时工作委员会将中共三小支部改建成为中共西江工作委员会,意向西江一带乃至广西拓展党组织的恢复和重建工作,高明县立第三小学成了西江地区革命的大本营,为中共在该地区的斗争提供了保障。


今年年初,高明县立第三小学启动实施修缮保护工作,根据史实进行展陈布置和场景还原,以崭新面貌拥抱建党百年。修缮后,该校将与粤中纵队纪念馆、小洞文选楼等红色景点串珠成链,整合周边红色文化资源,探索发展红色旅游。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3月30日,“里水新地标 共赴新高度”广佛里智慧慢城15号楼封顶暨写字楼样板房开放仪式在广佛里智慧慢城举办。



    封顶仪式现场


      会上,广佛里智慧慢城项目总经理梁国贺致辞表示,广佛里智慧慢城是由佛山市建投与世界500强碧桂园集团联合重点打造的产城融合项目,自2019年3月获取启动区地块以来,项目坚守初心,狠抓工程建设和产业招商。


      2年以来,项目各项配套先后落地,配建小学、公交总站先后奠基,约30000方的商业配套、企业总部独栋群也正火热建设中。而今,项目迎来了写字楼15号楼的盛大封顶,为里水镇招商引资提供了高端的办公载体,提升了本地办公环境水平和高度。



    项目功能布局示意图


      日前,佛山市2021年重点建设项目正式揭晓,广佛里智慧慢城连续3年蝉联获得“佛山市重点建设项目”殊荣。


      里水镇党委委员、里水镇经济发展办公室主任周可表示,今年是建党100周年,又是十四五开局之年,起好步、开好局十分关键。希望广佛里智慧慢城继续奋发努力,大力引进电子信息、数字经济、大健康等优质项目,加快实现广佛里智慧慢城的建设、招商和运营大丰收,成功塑造碧桂园在产业园招商运营的新标杆,胜利打造佛山特色小镇的新典范,为里水城市和产业发展做出新贡献。


      据悉,项目的网红写字楼抓住电商直播新浪潮,以“互联网直播+带货”为模拟业态,整体设计前卫而吸睛。涵盖墅式办公独栋(建面约1300-2500㎡)、智慧高层写字楼(建面约200-1900㎡)。



    写字楼样板房


      广佛里智慧慢城作为大湾区发展“数字经济”的重要产业平台,启动区数字科创小镇将打造“数字+”产业生态圈,聚焦“数字+制造”、“数字+健康”、“数字+城市”“数字+创意”等领域,打造湾区乃至华南一流的数字经济创新示范区。


      启动区约480亩,将打造产业展示中心、可定制型企业总部独栋、高端写字楼群、购物中心、高端住宅等功能空间,满足企业全生命周期发展需求,预计未来居住和办公人口超7万人。项目还将建设幼儿园、小学、公交总站、超3万平方米购物中心、医疗机构等配套。配套先行,为企业及人才的入驻解决后顾之忧。

    阅读全文
  • 近日,“炒鞋”这个词


    又成了社交平台上的热词


    所谓“炒鞋”


    简单来说就是把鞋买回来不穿


    等到价格上涨时再卖出


    而这次的对象


    是李宁、安踏等国产品牌


    “鞋价”暴涨31倍


    据多地网友描述,4月3日,清明小长假第一天,李宁、安踏等国产品牌线下店人流量较大,甚至需要排队进。



    最近在社交媒体上,国产球鞋引起关注的还有涨价、缺货的消息。


    有网友吐槽称,“想买个鞋不是断码就是压根没货”。另一位网友吐槽称“或许我该去炒鞋”。



    更夸张的是,李宁某款全明星球鞋,页面显示仅有42码,付款后6天内到货,售价竟高达48889元。而该鞋参考发售价仅1499元,涨幅达31倍。但页面上却并无最近购买记录,似乎是“有价无市”。


    又如李宁另一双限量款,40码的售价为10889元,相比发售价1699元涨了近6.4倍。同时,这款鞋最近购买数据达271条,截至4日刚成交一笔44码的鞋,成交价为8989元。



    鞋贩子奔向国产品牌,有人欢喜有人忧。


    据媒体报道,一位球鞋行业从业多年的人表示,这段时间的行情非常“神奇”。在他的朋友圈里,做国货的同行不断刷屏“求货源,加价拿”。有同行一口气扫了10多万元的货,赚回了一辆车钱。


    近些年来,倒卖运动鞋成为一桩切实可行的生意。很多年轻的倒卖者将鞋当作类似于大宗商品的可投资资产。运动鞋倒卖者就像某网站上的短线交易者那样,利用社群和科技,在一个对他们并无充分防备的系统中钻空子。


    鞋贩子是恶性竞争源头


    “恶性竞争源头就是鞋贩子。”一位在球鞋行业从业多年的玩家告诉记者,“这几天大量全网扫货国产热门款,然后卖不掉再退,货款都是信用卡、花呗、白条等支付,卖掉了空手套白狼,卖不掉也不亏,遇到卖家库存发生挤兑发不出,再去举报卖家罚款。”


    2019年10月,在炒鞋市场疯狂数月后,央行上海分行发文《警惕“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指出,国内球鞋转卖出现炒鞋热,炒鞋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并且点名批评了10余个炒鞋平台。


    图源北京日报微信


    一个月后,有平台发布了“鞋穿不炒”的倡议书,呼吁行业自律。


    人民网:消费爱国心炒鞋邪气必须狠刹


    “原价一千五,炒到四万八,暴涨31倍!”据报道,这阵子,随便刷刷微博和朋友圈,就能看到国产球鞋的爆款涨价、缺货的消息。以至于不少消费者感叹:“感兴趣的国产鞋都买不起了!”让人读出了无奈和不满之情。


    应该说,炒鞋只要在法律框架内行事,并非不可。但是,如果把这股来势汹汹的炒鞋风,视为单纯的市场现象,那就太“天真无邪”了。


    炒鞋客在商言商没有错,但是不能为了大发横财,就扔掉了伦理,突破了底线。这种无底线炒鞋,不仅导致国产球鞋价格飙升,特别是一些爆款鞋出现了一鞋难求的现象,消费者要么买不起,要么买不到。


    鞋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炒的。遏制这种疯狂的做法和歪风邪气,监管部门应该坚决出手,通过法治手段为这轮炒鞋热降温。生产厂家需要多想出一些管用的好办法,比如随机应变增加供应量等。此外,经销商、品牌商也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发力,压缩炒鞋客“作妖”的空间。


    多方携手、齐心协力,让炒鞋客无路(炒鞋歪路)可走!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