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依湖造城,“南海地改”好掂水!
详细内容

依湖造城,“南海地改”好掂水!

时间:2021-04-07     人气:1719     来源:南海发布     作者:
概述:千灯湖片区的崛起,是南海推进城乡融合,生动诠释生产、生态、生活空间“三生融合”的最早范例。作为以湖造城的起点,这个模式在南海各镇街不断地复制......

1000年的沧海桑田,孕育出岭南水乡的独有韵味;20载的光阴流转,铸就了千灯湖畔的流光溢彩。


千灯湖片区的崛起,是南海推进城乡融合,生动诠释生产、生态、生活空间“三生融合”的最早范例。作为以湖造城的起点,这个模式在南海各镇街不断地复制。映月湖、文翰湖、孝德湖、博爱湖、仙湖……聚水为湖,以湖造城,南海正通过打造湖城相生、湖城共融的滨湖特色小城,推动城乡高质量融合发展。



南海中心城区。图/王维家


三生融合的千灯湖样本


每当夜幕降临,千灯湖畔便会人潮涌动。随着《千灯谣》震撼上演,千万条光束撩动夜空,营造出绚丽多变的梦幻光影,人们或惊叹或沉醉。



千灯湖夜色 图/宋兹檀


对水的执着,是根植于南海基因中的水乡情怀。在南海107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就有1182条河涌纵横交错,38个湖库如珍珠落玉盘点缀其中,从桑基鱼塘到工业大区,哺育了一座制造业城市。


尽管千灯湖是挖出来的,但丝毫不影响它作为“神来之笔”的城市中心地位。


1999年,千灯湖正式动工,南海整理出成片的农田、烂泥地、旧厂房。如今璀璨夺目的千灯湖,正是这片遍布废旧厂房的土地上人工开挖而成,随着后续工程的推进,千灯湖与东平河等活水连通,并形成了优美的湖岸景观,加之配套了较为完善的休闲、娱乐和文化设施,目前,千灯湖已成为“城市南海”的核心。


这更是一个“筑巢引凤”的传奇。与造湖生态效应相伴而生的,是以新产业、新业态和新商业模式为代表的新经济。2007年,广东金融高新区伴湖而生,如今,1000多家国内外知名金融机构和企业环湖而聚,成为强大的国际化金融后台基地与现代产业金融中心。千灯湖也被誉为佛山“城市客厅”。


2015年,千灯湖“扬帆出海”,斩获景观设计的“奥斯卡奖”——全球城市开放空间大奖,成为中国首个摘取该荣誉的项目。在获奖介绍词中,有这么一段话:“这一设计打破了中国城市建设所面临的最大难题。当许多新城面临‘空心化’问题时,南海却依靠千灯湖的声誉成功吸引到了投资者、新居民以及游客。”



千灯湖片区 图/刘世辉


从一片老旧低矮厂房到一片碧绿之地,到如今蜕变成一个复合型的城市中心区域,千灯湖片区的崛起,是南海诠释生产、生态、生活空间“三生融合”的最早范例,更印证了南海产业升级、环境再造、城市转型的蝶变。


而“泛千灯湖”模式,也如涟漪般在南海不断延伸。


以湖造城的城市格局重塑


一个个逐湖而生的城市景观,已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成为了以千灯湖为核心的“浓缩样板”。


南海曾提出东部千灯湖、中部博爱湖CBD、西部听音湖RBD的构想。在“三湖”基础上,后又启动建设孝德湖、映月湖、文翰湖等湖体,通过打造湖城相生、湖城共融的滨湖特色城市,实现“城在园中,湖在城中”。


在东部,南海“以湖造城”效应已经显现,以千灯湖为核心,向北延伸为沥桂轴线,向南与虫雷岗山、佛山涌、东平水道、怡海公园、半月岛构建绿化新轴心,东往桂澜路商业带、映月湖和三龙湾南海片区,西接叠滘水乡,成为佛山城市中轴的延伸。


位于桂城的文翰湖片区,过去是南海的边缘地带,如今,这里崛起了文翰湖国际科创小镇,并依托季华实验室等省级战略科技创新平台,打造成“广佛科技城,湾区第一站”。



文翰湖片区 图/王维家


在水清岸绿的文翰湖畔,虎牙全球研发总部、欢聚集团产业互联总部、宏旺集团总部、富士康工业富联佛山智造谷等国内新经济的头部企业已成功进驻,这些企业将带动上下游企业集聚,逐步搭建起产业生态链。


在中部,依托博爱湖,狮山正精心打造“城市客厅”博爱新城。湖岸两旁绿树成荫,风吹湖面泛起涟漪。位于佛山一环西侧的博爱新城,通过对原有的山塘、水库进行连通改造,如今已打造成一个水面和景观总面积约1200亩,呈“掌状”形态的调蓄景观湖公园。



博爱湖片区 图/狮山镇宣传文体旅游办


在西部,听音湖片区是“岭南文旅RBD”核心区域,西樵镇正以西樵山与听音湖片区为核心,促进山上山下联动发展,深化“文化+旅游+体育+会展+演艺+乡村振兴+生态公园”融合发展模式,高起点、高标准打造大湾区高品质岭南文旅小镇。



听音湖片区 图/西樵镇宣传文体旅游办


在南海,一个又一个湖,延续千灯湖开敞空间、山水体系的设计思路,以湖为中心规划打造地标性城市水景公共开放空间,形成一个集观光、休闲、娱乐、办公、居住等为一体的都市生活区,以带动城市价值提升和产业集聚。


一场打破界限的城乡再造


围湖造城、改造自然水系的背后,实际上是通过生态环境的修复再造提升城市品质,将环境竞争力转化为高端产业、高端人才集聚的吸引力,这是南海这座工业城市在新一轮城市竞争中的“杀手锏”。


以水为核的造城之路,离不开南海对国土空间的综合整治,如果只是分散地在一个个点上作文章,南海城乡空间始终摆脱不了碎片化格局。一个不争事实的是,经过40余年快速发展,南海农业农村长期积累的深层次问题日益凸显,尤其土地利用碎片化导致城乡空间布局混乱。


2019年南海获批建设全省唯一的广东省城乡融合发展改革创新实验区,一年半以来,南海以实验区建设为牵引,以“南海地改”为总抓手,重点推进244平方公里城乡融合十大示范片区建设,并计划三年投资1123亿元,通过“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努力打造城乡融合新标杆、湾区创新开放新高地、城乡协同治理新典范。


过去的县域规划,往往以镇街为单元编制,如今,“南海地改”将突破镇街界限,在以湖造城的格局中,紧紧抓住国土空间规划编制试点的机遇,探索以县域为单元开展全域土地综合整治试点,对南海国土空间来一次结构性大调整,推动城镇、农村、产业和生态合理分区、相对集聚、协调发展。


全新的城乡融合格局,也为南海打开了融入湾区的新畅想。



南海中心城区 图/黄绍斐



3月25日,“广佛湾”概念横空出世,并面向全球征集优秀设计方案。广佛湾位于广州荔湾和佛山南海交界地区,过去,该地区是广佛“两市的边缘”,如今,正走向“同城的核心”。于南海而言,“广佛湾”与千灯湖城市轴线北延紧紧相依,承载着城市东拓的雄心。该片区轨道交通密布,又是水岸交织地带,将会是广佛同城新的价值高地。


可以想象,穿过“广佛湾”,沿着千灯湖城市轴线,广佛双城的创新要素流动将更顺畅,区域协同、产业协同将得到强化。而南海拥有岭南文化、西樵山文化等深厚底蕴,兼具大都市风貌、山水田园风貌等多种不同的空间体验,这些得天独厚的山水资源、文化资源,将会是南海全面参与粤港澳大湾区世界级城市群建设的重要“底牌”。


城是湖的千年梦,湖是城的明眸善睐。聚水为湖,以湖造城,南海正以其持续繁华和不断创新,为“品质南海、活力南海、幸福南海”作出全新注解,演绎着这座城市日新月异的蝶变,打开大湾区新畅想。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走在更合镇合水圩的村道上,沿路的绿茵草地上矗立着红旗雕塑,牡丹花开正盛。一间青砖灰瓦的祠堂式建筑,在一片居民小楼的映衬下,更显古朴肃穆。这里是高明县立第三小学旧址,漆红大门顶上,“宝贤义学”四个大字赫然在目,见证了高明波澜壮阔的革命运动。


    高明县立第三小学,原为明清时期的祠堂建筑,宝贤义学曾在此建立。新文化教育在这里兴起,一大批革命骨干从这个基地中走出去,高明县立三小因此被誉为高明的“革命摇篮”。



    高明县立三小旧址门上写着“宝贤义学”四个大字。吕润致摄


    成立:陈汝棠亲任校长督办学校


    时隔90余年,小小校园内,一批有志青年高谈阔论、指点江山的场景不再,但高明县立第三小学旧址,依然守望在合水圩北水桥头。远远可以看见,黄色牌坊上的“高明县立第三小学”几个字十分醒目。


    推开牌坊下的铁门,走进里面,可见两排四季青以及一座约两米高的雕塑在此静穆而立。四方脸、宽额广颐、面含微笑,浓眉下眼神温和敦厚,这便是高明县立第三小学的创办者——陈汝棠先生。


    陈汝棠是更合高村人,1914年就读于广州中法医科专门学校,毕业后开办昭生医社,后在孙中山北伐期间任中将军医总监兼陆军军医司司长。北伐战争时期出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军医处长。


    1928年,陈汝棠以广东西北绥靖区治安督导专员兼高明县地方警卫队编练专员身份回到合水编练地方警卫,以整顿社会治安。回到后,他目睹合水、更楼、新圩等地教育落后,缺乏培养人才的学校,故邀地方开明人士商议筹办学校,以合水宝贤学堂镇波庙为主体,改建为校舍,于1929年春正式成立高明县立第三小学。


    1983年及1997年修葺时,高明县立第三小学曾为合水中心小学图书室,现此校已迁,故已空置,而今,该旧址成了陈汝棠纪念馆。


    校园内,和陈汝棠雕像遥相呼应的是一棵红椿树。这棵近150余年的古树,见证了学堂的烽火岁月,成为红色历史的象征,在“三小人”心中有着别样的情愫。



    曾任高明县立三小校长的陈汝棠先生雕像。吕润致摄


    古树对面,是昔日高明县立第三小学仅存的校舍主体——一栋祠堂式建筑。原本爬满青苔的墙角、遍覆青草的屋顶及褪色的漆红大门,在后人修缮之后焕然一新,变为青灰色砖瓦图案墙面、白漆的方形小窗和崭新的漆红大门。


    唯一不变的是,大门顶上,“宝贤义学”四字依旧赫然在目。就在这尘封的大门后,昔日,一大批豪情万丈的革命青年曾在此就读、思索、立志献身光辉事业;李守纯、陈勉恕、刘曼凡等著名人士以此为基地,开展了高明地区波澜壮阔的革命运动。


    壮大:西江地区革命大本营


    立于门口抬头细看,在“宝贤义学”的上方,檐下壁上“渔樵耕读”的彩绘栩栩如生,不禁让人想起当时实行半耕半读的“力社”来。


    泱泱中华多苦难,西江儿女亦英雄。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军强占东北三省,全国人民同仇敌忾,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抗日救亡运动。陈汝棠也是其中一员。


    高明县立第三小学,正是陈汝棠当时为共产党人以教师身份进行革命活动的根据点。当时,学校聘请共产党人陈殿钊、阮贞元、刘曼凡等进步人士到校授课,后来陈汝棠还介绍曾因参加广州起义被捕而后出狱的曾统、杨锦虹等到高明县立第三小学任教,一时间,该校成了云集革命进步人士的大本营。


    1935年,国内救亡运动风起云涌,陈汝棠为实现“扩大建立工作点”,在高明县立第三小学师生中选择了一批思想进步的青年,创建抗日救亡组织“力社”(原名“力行社”),在合水纱帽岗安营扎寨,日间开荒种树,夜间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半耕半读。而后还配置武器,进行军训,实行劳武结合。就这样,“力社”迅速发展,到1936年7月,力社已有80多个分社,社员达3200多人,成为一支庞大的革命队伍,形成了一个广阔的革命活动基地,为中共高明地方组织的重建和高明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开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27年广东“四一五”反革命政变后,广东的党组织受到严重破坏。随着高明县立第三小学、“力社”等发展,中共高明地区党组织恢复工作有了坚实的基础。1936年8月,中共高明县立第三小学党支部(以下简称“中共三小支部”)成立,这是中共南方组织恢复时期西江地区乃至广东最早恢复的一个地方组织。鉴于当时西江流域尚未恢复共产党组织,中共南方临时工作委员会将中共三小支部改建成为中共西江工作委员会,意向西江一带乃至广西拓展党组织的恢复和重建工作,高明县立第三小学成了西江地区革命的大本营,为中共在该地区的斗争提供了保障。


    今年年初,高明县立第三小学启动实施修缮保护工作,根据史实进行展陈布置和场景还原,以崭新面貌拥抱建党百年。修缮后,该校将与粤中纵队纪念馆、小洞文选楼等红色景点串珠成链,整合周边红色文化资源,探索发展红色旅游。

    阅读全文
  • 随着移动支付的发展


    不少人已经不带现金出门了


    同时,越来越多的加油站也推出


    手机扫码支付服务


    在智能机还没发展起来的时候


    很多老司机就知道


    加油站内绝对不能打电话



    现在用手机扫码支付


    难道就没有安全隐患吗图片


    3月2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应急管理部联合发布9起安全生产领域公益诉讼典型案例。其中包括一起督促整治加油站扫码支付安全隐患的行政公益诉讼案。


    那么,移动支付是否存在安全隐患?


    为了论证这一问题,海宁市检察院向相关行业专家进行问询,并会同通信专家对四种场景下,手机的等效平面波功率密度(W/m2)进行了测试。



    结果证实


    扫码支付的电磁辐射功率


    远大于通话的功率


    由此可见,在加油站易燃易爆范围内


    使用手机扫描支付存在一定风险    


    全国多地叫停


    据了解,目前国内青岛、荆州、南京、苏州、洛阳、海宁、北京、天津等地已经禁止在加油站区域内使用手机进行支付 ,消费者若需要扫码付款的,可以移步至加油站办公区内。



    加油站内不仅使用手机有危险


    以下这些事也要注意


    1.加油时不要拍打化纤类衣物


    加油时最怕的就是明火和静电,化纤面料的衣服非常容易产生静电,因此加油时不要下车拍打,以免造成不可预知的危险。



    2.严禁吸烟


    汽车驶入加油站后,驾驶员和乘客不管是在站内还是站外,都不能吸烟。烟头表面温度一般在200-300℃,非常容易引燃汽油。加油站附近聚集大量可燃性气体分子,细微的火星都可能引发火灾甚至爆炸。



    3.加油必须熄火‍


    加油时要熄火,相信大多数车主都清楚。但是有些小型加油站或者自助加油时,可能为了图方便会忽略这个问题。



    车辆在运行过程中,进排气的气体流动,线路上的细微老化,都会产生静电甚至火花,尤其是在潮湿天气下,汽油浓度增加,电火花引燃汽油的几率大大增加。

    阅读全文
  • 分享